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13




吹了半天牛皮,魏琛自觉也该干点正事,他清了清嗓子,宣布道:“行了,网游里打架说到底也就那么回事,再花心思用处也不大,”他一边说一边环视了一圈,“对战系统选1v1,想来的排队,队长来考核一下你们!”


听到这话,在场的学员们都面面相觑。

真正职业级别的选手打的话该如何如何,这种话题他们私下里可没少讨论,但现在真有这个机会了,对方还是队长级别,大多数人却又开始犹豫,觉得自己实力不够的,担心打的不好留下坏印象的,担心输了被人笑话的,一时间竟然没人出来应战,最后还是魏琛又鼓励了几句,才有个小狂剑鼓起勇气,进入了对战系统。

“别紧张啊你,又不是真考试!”

直到开始前最后一秒,魏琛都还在安抚对方的情绪,但整场对战还是完全暴露了学员的紧张,1分半钟之后,狂剑士倒下,小学员跑过来和魏琛握手的时候,手还是冰冰凉地带了点僵硬。

魏琛心想我又不吃人,至于紧张成这样吗,但看着小朋友额头都快冒汗了,到底还是没把这话说出来,握了握手之后,又鼓励了两句打的挺好。

结果这么一局之后,更没人上了。

平时他们之间互相切磋,胜负都是三分钟之后的事了,这次直接一分半结束战斗,这差距何其之大?大多数人这么想着,有些本来打算试试的,也都纷纷露出了退意。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说了一句:“我想试试,可以吗?请前辈赐教了。”

围着魏琛的人听到这句话纷纷回头,只见魏琛的座位对面,已经有人坐在了电脑前,刷卡完毕,进入了系统。

这人大家都认识,喻文州,少有的几个周日还在训练室里做模拟训练的人之一。

他的手速是个悲剧,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想和魏琛切磋,大概是因为用的也是术士,多少想偷偷师,让考核能轻松点过吧。

不少人都这样猜测着。

也有人马上给予了鼓励,善意的,但带着同情。


魏琛皱了皱眉,在训练室里这么老半天,他都没发现原来这小子也在。刚才起哄的时候他去哪儿了?一群人围着自己的时候也没见他的人影啊?现在忽然就冒了出来,好像是专门等着这一遭似的。

自从上次的事过去之后,魏琛就没正面接触过喻文州了,此时如果说他对自己有些成见,魏琛倒是能理解,毕竟自己对他也完全算不上宽容。

只是对自己做出的判断,魏琛没有后悔过,不适合就是不适合。

这么一想,他觉得喻文州的行为就有点幼稚了,好像是看到父母当着面把糖果放在高处,然后就一定要搬着椅子爬上去够的小孩一样,但是高度明显够不到。

不让他够到。

魏琛低低干笑了一声。

“可以啊,说了谁想来都行!”

他回答着喻文州,手指跳跃,已经一个切磋请求发了过去。


打到第三分钟的时候,魏琛觉得这把出了点问题。

3分21秒,他斜眼看了一下时间。

两个人都拿的是训练号,装备和技能点基本没有差别,此时双方血量都不到40%,魏琛的角色39%,喻文州的更少一些,34%,局面显得有些胶着。

5%的优势,这种情况下对魏琛而言可毫不光荣。常规而言,他应该也在两分钟内收拾掉这个后辈,现在已经在握着手表扬他“打的不错”了

不过魏琛可没觉得这是什么不可扭转的败局,自己大概只是有些疏忽,前半场打的太松了,做的铺垫有点太少,喻文州那个慢慢悠悠的手速实在让人紧张不起来,在他为了让技能之间的间隙变短一些都要尽力加快节奏的时候,自己如果爆了手速对他紧追不舍好像未免也有点太过分——魏琛觉得正是这样的心态让自己将这样一场本来毫无悬念的比赛拖到了现在。

不过现在,让也让够了,是时候结束比赛了。

魏琛这么想着,开始提升手速,但是几个技能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节奏又不得不慢了下来。技能冷却乱了,惯用的接在切割术之后的束缚术,竟然还在CD中。

刚才因为喻文州两个技能之间的过渡破绽太大,自己忍不住已经把束缚术用掉了。

没有顺手的搭配可用,魏琛的操作间也出现了一个小的滞缓,但是他很快在切割术之后跟上了一个诅咒之箭,果然,喻文州操作着角色向一边躲去,这正是魏琛希望看到的,他的手杖上暗光流出,正在凝结成一片雨云,笼罩在喻文州要闪避过去的那片地方。

喻文州好像没有注意到这边的陷阱正在形成,他只是努力地在躲避那三枚连蓄力都没有的诅咒之箭,而就在他即将踏入乌云笼罩的范围的前一步,三枚小箭也逼到了面前。

中箭,或者中伏。

都不是。

只见喻文州操纵着他的角色,完成了一个与其称之为Z字抖动,不如叫做Z字走位更贴切的走位,一步,两步,三步,他避开诅咒之箭的步伐丝毫没有Z字抖动该有的潇洒和难辨,而是每一步都看的清清楚楚。

也正因如此,魏琛清楚地看到,对方将他的三支诅咒之箭和背后的混乱之雨,同时完美的躲开了。

如果这三支诅咒之箭能毫无停滞地流畅放出,还为切割术所扰的喻文州势必不会再有时间进行如此从容的躲避;而如果喻文州的躲避早一步走位,那以魏琛的速度,完全来得及将混乱之雨的位置再向前挪几步以确保肯定能浇到对方。

但是,不偏不倚,不早不晚,喻文州慢吞吞地踏出了他的三步Z走位,将魏琛的前招与后路,断了个干净。

喻文州可以完全自由地释放技能的时候,魏琛还在急急打断自己的混乱之雨。

一大套技能以一种毋庸置疑的节奏感落在了魏琛的角色身上。

魏琛输了。


教室里一片安静,但是不知不觉中,大多数人已经围在了喻文州的身后,屏息凝神地看着他是如何拿下这场胜利的。屏幕上跳出荣耀两个大字的时候,他身边的发出了一阵不小的惊叹声。

“……假的吧?!!”

“队长放水??”

“这是指导赛吧?”


一片窃窃的人声中,魏琛看着自己灰白的屏幕。右下角的计时器已经停止了,4分27秒,基本上已经是一场正常个人赛的平均时间,而自己刚刚输在了这场比赛里。

巧合。

他心里有个声音这么对自己喊着,说出口的却是另外的话。

“哟,挺不错啊?节奏还真有两下子?”

他这话一出口,其他因为惴惴不安而没敢马上加以评论的学员们也放松了下来,训练室里又渐渐回复了吵闹,各种评价声不住地灌入魏琛的耳中。

“居然赢了队长,好厉害啊!”

“你没看一开始吗,队长根本就没认真打,基本是放水了啦!”

“是啊,而且那个诅咒之箭他能躲过去,运气是够好的。”

“嗯,我也觉得,运气好啊!”

……

在形形色色的讨论声中,魏琛向着对面说道:“再来一局吧,怎么样?”他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敢不敢?”

少年的面孔被显示器遮住,看不到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修长的右手,在这句话之后,又稳稳地握住了鼠标。

“好的。”声音礼貌而温和。

魏琛心头莫名一阵烦躁,又是一个切磋邀请送了过去。


5分33秒。

所有围观的人都在随着计时器的跳动,默默地数着时间的延长。

第二局的对战已经进行了5分33秒,且胜负仍不明朗。

和上局不同的是,这一次从开局起,魏琛的术士就开始以丝毫不像术士的战斗方法,对喻文州的术士进行着疯狂地狂轰乱炸,至少有两分钟以上,除了操纵着角色进行各种躲闪,藏匿和逃离之外,喻文州几乎什么都没机会做。魏琛这次不再顾及什么风度风格,死死地抓住了喻文州的弱点毫不留情地进行着敲打,并且很明显打算这样一直敲打到他落败为止。

这才是魏琛式的战斗方式。

什么风度,放水,容让,它们本就不在他身上存在过,魏琛从来就只有一种方法,就是以最有效的方式获得胜利。谨小慎微有效,那么他就极度趋利避害;硬碰硬有效,那么他也不惮爆手速来场对撞;穷追猛打有效,就丝毫没有风度地痛打落水狗;猥琐曲折有效,那么土堆里,他趴下来,泥泞里,他滚进去。

证明有效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胜利。

眼下他的确找到了击败喻文州最有效的方式。

手速始终是喻文州避无可避的短板,只要占据先手,不被他的节奏左右,击破他的短板,就必胜无疑!


魏琛的技能疾风骤雨般地一个又一个放出,逼迫着喻文州在移动中露出更多的破绽,虽然并不称职,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仍然相当于喻文州的老师,这个并没有天赋的学生的弱点,他从来一览无遗。

有了!

喻文州的术士已经身中一个巫毒术,面对转眼又至的吸血术已经没有再硬吃一击的本钱,只好在并不熟悉的环境中抢出一块勉强能遮蔽身形的岩石,努力向它后面躲去,为了加速喻文州用了疾跑,但冲进石头后面时,他明显手下一慢,收势不及,竟然又从另一端冒出了头。

魏琛敏锐地捕捉到了机会,他没有赶着在喻文州冒头的地方释放技能,而是飞快地向着岩石后面被挡住的地方读了一个束缚术,果然,在冲过头之后喻文州又迅速地让自己的角色缩回了岩石后面,这一缩之下,简直和束缚术撞了个正着。

虽然有岩石的隐蔽,但是6秒内无法移动,已经足够魏琛在他周围布下天罗地网。


就这样结束吧,刚才的一切只是一个巧合。

魏琛一边切了一个大角度绕向岩石另一侧,一边计算着时间以便在束缚术结束后马上接上混乱之雨,而就在此时,他发现周身渐渐亮起了六根光柱,并开始向自己聚拢过来。

有病吗?!

这是魏琛毫不掩饰的第一想法,喻文州此刻视角受限,断然不可能准确地用光柱将自己锁住,放出的光牢也不过是封锁一小片角度逼得他不得不绕路而已,难道还真指望他自己一头撞上去不成?这是病急乱投医?

魏琛心中一嗤,利落地从六条操纵并不准确的光柱之间绕了过去,的确是多用了一点时间,但这根本不足以改变局势。

视角改变后,果然可以看到喻文州的角色仍然被束缚术困在石后,他的手杖上,六星光牢的亮光刚刚黯淡下去,见到魏琛的角色此刻现身在视野内,说不上是慌张还是无措,随手一挥放出了一记燃烧箭矢,准头缺缺地向着这边飞过来。

这种软弱无力的攻击,魏琛直接用手杖一磕就将箭矢拨到了一边,他看着对面缠绕着角色的藤蔓渐渐开始淡去,手杖一挥,开始了新一轮技能的读条。

混乱之雨的密云开始在岩石上方成型。

但就在乌云渐聚的时候,突然间,魏琛的术士身上窜起了一股火苗。

只是微弱的火光,一闪即灭。

但读条却已经被打断了。

魏琛大惊,他难以置信地看向了自己的状态栏,负面状态一栏里,赫然有一个小小的火焰型状态。

暗影烈焰,暗属火属双重伤害,六秒内每两秒一次,打断技能。

什么时候中的!

虽然这样很不明智,但魏琛还是无法自控地回想起刚才的几个动作。

咒术是夹在燃烧箭矢里飞来的,这毫无疑问,就算自己不用手杖去拨开那个距离也会命中,但那样的话至少自己能知道中了负面状态,就不会如此被动。

但这不对,他根本没有读出暗影烈焰的时间才是?!

魏琛狼狈地回忆着,忽然间,他想起了自己视角刚刚转过来的时候,喻文州角色手杖上的一抹亮光。

暗影烈焰的技能效果和六星光牢的确有区别,魏琛知道自己所看到的,也只是技能结束前一瞬间最微弱不过的亮光,一定要靠色彩区别的话也并不是不可能,而他之所以丝毫没有考虑到暗影烈焰的可能性,自然是因为之前的那个莫名其妙、毫无必要的六星光牢刚刚结束。

一个没锁住人,没起到威吓作用的六星光牢,除了让自己多绕了几步路之外,几乎毫无……

魏琛忽然觉得一身冷汗。

让自己多走了几步路,而就是这几步路挡住了自己视线的角度,从而让喻文州的角色在无法被观察到的环境下,多待了极短的一小段时间。

极短,只够读出一个暗影烈焰。

而那个六星光牢,自放出起就再也不是手控的了,光柱只是按照技能设定四处游走而已。


没有花哨,没有噱头,不好看,而且大多数时候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但是极度的准确。

和魏琛截然相反,却又隐隐相似的,喻文州的风格。


第二局的荣耀,仍然是亮起在喻文州的屏幕上。


期间,又有不少人闻讯来到了训练室,本来是想和队长切磋试试看,但到了之后却刚好赶上围观这一场比赛。

一赛终了,训练室沸腾了起来。

二连胜,对手还是队长级别的人物,不管是指导赛也好,有意放水也罢,这都是一个令人惊叹的成绩。

更何况它是由喻文州完成的。

训练室到处都是惊叹声,讨论声,夹杂着对喻文州的称赞,没人想要有意忽略魏琛,但这一刻,魏琛的确不是这里的主角。

黄少天也在这时被人叫来了训练室,他先前听说有人连赢了队长两次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嗤之以鼻。

“怎么可能啊!”他理直气壮地说,“魏老大很强的好不好,我和他打都根本打不过,而且连跑都跑不掉,咱们训练营里能赢我的没几个吧?所以怎么可能有人赢魏老大呢你们就瞎起哄吧!”

他这么说着走进了教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被一群人簇拥着的喻文州,以及他们对面的魏琛。

一对一,面对面。

黄少天一愣,不过又马上恢复了轻松,他向着喻文州喊了一声“文州加油加油来个三连胜!”,然后轻车熟路地向着魏琛的方向做了个鬼脸。魏老大总是赢,每次赢了都得意洋洋得瑟的要死,好容易能吃瘪一次,他可最喜欢看了。


可是此刻,魏琛并没有看到黄少天跟自己做鬼脸,他甚至连黄少天进来了也不知道,满训练室的人他不知道,人们都在说什么他也完全没听见。

这一刻,他只是死死盯着屏幕上的一个小小的提示框。

二连胜之后,喻文州一句话也没有问,而是主动地,第一次向他发出了新的挑战邀请。


提示框里的角色名字已经不甚清晰,此刻在魏琛眼里的,只有这么一句话:

喻文州想要和你一决胜负,是否接受?


是否接受?

是否接受?



【TBC】

 
评论(5)
热度(127)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