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03

- 原创人物有

- 盗贼参考WOW

- 粗鄙地打了个补丁,因为技能效果直接涉及了战斗思路,所以要改不是很容易,原作现有的术士技能也没有类似可以替代的,所以简单粗暴地原创了一个名字。暗影之怒名字参考WOW术士技能,效果和wow毫无关系,大家就当成死亡之门看吧orz。



下午的训练两点钟开始,收拾收拾一点四十五从宿舍出门正合适,黄少天锁了门,一转身看到楼梯上刚噌噌噌地下去一个人,连忙追了两步,喊道:“哎哎哎,文州等等。”

喻文州都已经下了半层楼了,听到动静停下来等他,黄少天一边也三个台阶一步地蹿下来,一边纳闷:“郑轩呢,没和你一起走啊?”

“还在宿舍呢,睡了个午觉起迟了,马上来。”

说着楼上随着脚步声就下来一个人,个子挺高,一脑袋头发不知道是有点天然卷还是睡觉压的,又蓬松又歪七扭八,还好眼神还清明,否则整个人看起来跟梦游似的。

“来了来了,走走走,”郑轩明显是刚睡醒,说话都带着鼻音,“做了个噩梦,累死我了,文州你也不叫叫我。”

 “叫了,没见过做恶梦睡那么香的,就差在你耳边敲锣了。”喻文州说。

“梦里我被一群僵尸追来着,死命跑,你看着我睡了一中午,其实我那是妥妥跑了一中午啊,消耗可大了,中饭就跟没吃似的,现在都饿了。”

“拉倒吧你,”黄少天随手嘲讽,“中午就数你吃得多,有没有一脸盆啊,这么能吃还不长肉,你看食堂大妈都不爱搭理你。”

郑轩根本不理他:“网上说做恶梦这个事可大可小,经常梦见赶车、被人追的,都是压力过大的体现,我觉得说的有道理,前几天的测试我可过的够险的,我现在压力就不小。”

“哎成绩发了?我多少?”

“黄少天你还能不能关心一下同窗了!你反正肯定过了好吗!真讨厌你们这群手速疯子。”

“哪来的‘们’,别拉我躺枪。”

“不是说你不是说你,来文州我们一起鄙视他。”郑轩企图拉帮结派一致对外,结果喻文州也不买账:“平均手速到三百的都是我的敌人。”


喻文州的手速问题在几次考核之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一开始话题有所涉及的时候大家都比较谨慎,但其实他本人挺坦然,从来不避讳提起这个问题,慢慢几个相熟的朋友也就拿总拿这个开开玩笑,这么一来反而轻松了不少。

黄少天看喻文州呛起郑轩来也是笑眯眯的,状态很是轻松,估计也是顺利过关,就凑过去问他:“排第几啊?”

“这次31。”

“厉害!”黄少天高兴。

倒数第三,这个成绩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但喻文州的倒数第三,是一步一步地从最后一名爬上来的。


喻文州不和他们似的,一开心了就嘿嘿嘿地笑的呲牙咧嘴,不过他现在眼睛弯弯的,也能看出来是真的很快乐:“谢了,你帮大忙了,有些程序不打完真没办法总结规律。”

“也就最开始那两套我帮着看了看,剩下可都是你自己总结的啊,我就打了一遍而已;你太行了,看一次全流程就能抓住关键点,那些个程序我打了N次了也没想到这么多门路。”

“你也没必要想这些,可以把精力腾出来多用在——”

“他都用在垃圾话上了,”郑轩冒出来插嘴,“少天看到了吗,这个就叫手速不够,脑力来凑,我看你是手速挺够,脑力堪忧!”

“滚滚滚,”一见是郑轩,黄少天绝不示弱,“你手速要能有胃速的一半,三个魏队对上你也得白给!”

他们边走边说,这时候已经基本到了训练楼前,黄少天这句话话音刚落,后面就有个惊恐的声音:“我靠你们是有多不怕死啊,现在开魏队的玩笑……”

三人一回头,发现是住二楼的一个学员,姓王,人长的圆乎乎的,偏偏皮肤又黑,大家混熟了之后都叫他王小胖。

王小胖入营的时候成绩还过得去,可最近几次考核不知道怎么回事,排名刷刷往下掉,最近这一次喻文州的倒数第三里,就有他一半功劳。

他本来对队长就又敬又怕的,自己成绩下滑后急的要死,加上最近因为联赛原因,魏琛总黑个脸,小胖同学就更是如入三九之境,已经变成了听到队长名字就下意识抖一抖的状态。

但训练营里的大家基本知道他这个毛病,所以也不太会把他的一惊一乍当真。

郑轩胳膊一长就把他给兜了过来:“小胖不怕,哥哥温暖你。”

结果王小胖丝毫没有放松,哭丧着脸说:“你们真忘了吗,前几天的比赛……队长他们今天就回G市啦,下午的实战分析可是队长给咱们上啊!!就用对嘉世那场比赛!!”


三人心里一凛。

两天前,季后赛首战第三回合结束,蓝雨排名第七对战排名第二的嘉世战队,以7:16的大比分落败,告别季后赛。



魏琛没精打采地坐在前排的转椅上,手里啪嗒啪嗒地摆弄着一根圆珠笔,他脸色难看的像块浸满了脏水的抹布,进来一个学生眼皮就抬一下,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哗啦一声把椅子一推,走到门口把大门嘭地关了个严实。

有没眼力劲儿的还在弱弱地问:“队长……还有人没来……”

魏琛回头笑容可掬地看着他:“这课已经开始了。”转头又随便点了个前排的学员:“你,把现在不在教室的人列个名单,下课后给我。”

全班都噤若寒蝉。

魏琛扫了他们一眼:“比赛结果都知道了吧?”

都默默点头,胆子大的嗯了一声。

魏琛把自己丢回椅子里,继续没精打采地点开了一个视频:“状况都清楚我也就不废话了,下来两个月呢也没我们什么事了,咱们花上时间,好好来个特训,没意见吧?”

他嘴上说着征求意见的话,行动上可一点都没有要听听意见的的意思,一甩鼠标已经把视频进度拖离了开始点:“15秒23,第一次遭遇,怎么个情况谁给我说说。”

“我方狂剑掩护术士和治疗想要左路抄中,被对方战法和气功拦截……”

“记性不错,还有呢?”

“我方盗贼为了保护治疗,牵制了对方的气功……”

“停,”魏琛让视频往前走了十秒左右,“除了刚才回答问题的人之外,还有谁认为咱们盗贼是专门去对付气功的?”

稀稀拉拉又有六七个人举起了手。

“你,第二排那个,说说你这么认为的理由。”

“不是没有以退为进的机会,但盗贼咬的很死…”被点名的学员认真地思考着,“而且和气功贴身盗贼是有优势的,划不着退。”

魏琛不置可否地放大了画面:“这是盗贼的技能冷却表,刚才举手的那些,仔细看两眼。”

随着画面的放大,教室里响起了一阵轻微地吸气声。

“潜行在进行着第二次冷却!”

潜行的冷却时间不算很短,一般而言在开场就发动潜行之后,现身的一瞬和再次开启强行潜行这两次机会是极为宝贵的,说是盗贼的两个杀手锏也不为过,不是非常必要的情况下都不会轻易使用。

而这场开场不到半分钟,原本隐没了身形的盗贼不仅已经轻易地现身,居然连第二次潜行的冷却也用掉了,从中可以读出的,是他急于脱身的迫切和紧急。

“看到了吗,咱们盗贼,为了保护治疗是没错,但绝不是牵制了对方这么乐观,”魏琛扯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佯攻我方治疗逼出盗贼,这么说比较准确。”

“盗贼发现的时候已经脱不了身了,所以才有了这第二个潜行,但还是没跑了……嘿,可真他…真了得。”

他让视频继续往下放了二十来秒,又按了暂停。

“这里,你们要是这个气功师,会不会这么做?”

画面上,战局中心,魏琛操作的索克萨尔正吟唱着一个暗影之怒,对方的元素法师已经被游走的灵魂抓住,一叶之秋一边是暗影之怒的幽魂,一边是方世镜召唤出的雷电,两害相权取其轻,只好硬吃了一个雷击,继续躲避着幽魂的黑气。

就在这么一个众人都避之不及的时候,吴雪峰操纵的气功师,却在向着战局中心飞速移动过去。

此时场上蓝雨的盗贼血线已经偏低,狂剑士之前拦截一叶之秋未果,血条也有损伤,但两人配合准备干掉吴雪峰的气功师,数量上仍然占优。

可气功师对他们置若罔闻,只是一味地以摆脱纠缠为目标,向着战局中心的术士移动过去。

画面停在了这一刻,魏琛提出了那个问题:

你们是这个气功师的话,会不会这么干?为什么要这么干?

台下十几岁的少年们面面相觑。

看视频的时候他们心里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不是送死吗!”,换做自己,一拖二也好,努力击杀盗贼也好,都是不错的应对,只有冲向术士周边的危险区域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什么要这么干?

魏琛示意每个人都试着回答一下。

“想去救元素吗?”

“看战斗法师被左右夹攻,想要去援助他?”

“我也觉得是要去拖住对方元素,让一叶之秋有个脱身机会。”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去接替战法,保护治疗。”

“是保护治疗吧,毕竟那边形势挺紧张的,要是忽然转火治疗就糟糕了。”

“去接应一叶之秋准备下一波反击?”

……

回答进行的很快,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除了对明显有问题的思路进行了纠正之外,魏琛对每个想法都未知可否,有的还会附和着分析几句。

开始的时候他情绪不佳,但现在也明显慢慢冷静了下来。

学员们也因为魏琛态度的转变而得以放松,变得更加畅所欲言起来,等轮到郑轩的时候,他思索了一下,认真地说:“如果我是那个气功师的话,那我肯定是……回去找治疗加血的啊。”

四周一片哄笑。

郑轩继续解释:“你们不觉得嘉世的治疗其实挺闲的吗,全场血线最低的是元素法师没错,可下来就是气功师了,元素法师人在暗影之怒的范围里呢要加也加不到呀,我如果是气功师的话,与其挨着打让短腿治疗往来跑,不如我跑过去算了,牧师还可以早早就吟唱,早早给我加一口。”

“是个好办法,”魏琛听完他的解释,转头四下看了一圈,“你们笑什么,主动找治疗很可笑吗?你们还以为这是在网游里玩孤胆英雄浴血奋战那一套呢?”

他用食指扣着桌面:“职业联赛,要胜利就必须站到最后!要赢,就要不惜一切手段地活下去,尽可能地保持生命饱满!队友是干什么的?看你耍帅的吗?队友是你的后盾,你的支援!需要求救的时候,不找队友你还打算找谁?!”

郑轩小声地跟身边的黄少天说:“队长说话就是不一样哈?我就是觉得血少了打起来特心虚,压力大。”

黄少天拧着眉头看着魏琛,忽然举起了手,吓了郑轩一跳:“魏…魏队长!我如果是那个气功师——当然我也不太熟气功师想法可能有差错——但如果我是那个气功师,我过去就是准备捕捉你的暗影之怒后那个收势的空挡!这有可能吗?”

“嘿,”魏琛转过脸来看着黄少天,“我问你,暗影之怒持续多久?”

“15秒!”

“施法范围?”

“25个身位格!”

“那个气功距离我的距离?”

“86个身位格,大概!”

“我告诉你他的移动速度是32,你觉得来得及吗?”

“来不及!”黄少天毫不迟疑地大声说,“但我是个剑客,我的速度比他快!”

“……好!那下次让你试试看,看那个空当有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抓!”魏琛看着黄少天,咬着牙根笑出了声,“小兔崽子,心挺大啊!”

他嘴里骂归骂,可眼神里满满都是期待,和得意,毫不掩饰。


接下来的几个答案也各有特色,魏琛一一和他们探讨过了,回到台子上问:“还有什么看法没?你们的想法都不错,但能综合时局的可太少了,剩的人不多了吧?谁来试试看?”

没人马上回应他,可是过了片刻,后排有个学员举起了手:“队长,我先有个问题。”

魏琛抬头看了看,这个学员他并不熟悉:“什么问题?”

“对方的枪炮师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画面里了。”后排那个少年侧着头问他,“枪炮师在哪?”

魏琛一肃,从椅子上支起了上半身:“你继续说。”

少年不徐不疾:“我只是觉得,己方主力遭到这样的夹击,远程重火力可策应可进攻,是个很强的助力才对,像现在这么销声匿迹的,不符合常理。”

“一般面对暗影之怒,常规来说肯定是要优先打断的,打不断再躲,但嘉世完全没有进行这个尝试,这当然和他们的人员配置有关——战法刚才被咱们的狂剑阻拦了,气功师又游走在外围——但他们还有个远程力量,虽然之前连续被束缚术和雷电麻痹控制住了,但仍然有打断的能力。”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气功师的行动就不难解释了,他在和枪炮师打配合。”少年终于说出了他的结论:“我认为,在气功师到达暗影之怒范围边缘的时候,灵魂召唤会被枪炮师远程打断,然后气功会按照他的判断,捕捉一个任意目标比如治疗到人群里,再由枪炮师进行大范围火力覆盖。”

魏琛一拍桌子:“你叫什么?”

“喻文州。”

“好,他刚才说的你们都听到了吗?往下看。”


魏琛点下了继续播放,接下来将尽两分钟时间里他都没有再暂停,因为喻文州的分析准确地预测了接下来的战况发展,气功师距离暗影之怒的范围不到五个身位格的时候,格林机枪不顾一切地扫向了还在读条的索克萨尔。此时蓝雨的狂剑和盗贼距离尚远,元素法师虽然在身边,区区一介布衣对此也无能为力,暗影之怒在还剩五秒的时候被打断,这无法设防的五秒成了气功师和战斗法师回身反扑的绝佳时机,刚才还在对一叶知秋产生威胁的元素法师现在已经成了手到擒来的猎物。

和喻文州猜测不同的是,嘉世在这个局面下格外大胆,气功师没有选择血条饱满的守护天使,而是把捉云手用在了索克萨尔身上,电光石火之间,索克萨尔被捉进敌群,己方的元素法师也被一叶知秋一记天击挑回,同时竟还有余力以龙牙封死了狂剑和盗贼的退路。

银色的却邪甩出的仿佛是一条不可逾越的死线,热感飞弹的火光在人群中心澎湃地炸开时,局面的扭转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蓝雨方面的治疗被孤零零的丢在一边,面对着全队急速下跌的血线,只能选择了对主力的着重保护,但挽救了索克萨尔的代价是本就只剩血皮的盗贼和遭到重点集火的元素法师先后被对方带走了。

虽然元素法师最后拼尽全力将气功师的血线打到了10%以下,但令人丧气的是,蓝雨大幅度减员之后的攻击力不尽人意,虽然索克萨尔尽力地想将场面维持到第六人抵达,但气功师的血线还是被对方治疗拉回了安全线,方世镜的元素法师最后自毁式攻击带来的伤害并没能挽回局面。

狂剑在为了保护术士而左支右绌的时候,就算以训练营学员的水平,也能看出来这场比赛大势已去。


魏琛在和众人一起看这段视频的时候,眉头始终紧蹙着。

这种感觉并不好,每多看一次,他就能多想出一种破解局面的办法,但无论他现在能想出什么办法都已经无济于事,比赛已经结束,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年已经落下帷幕。

八强的成绩看起来并不差,但他心中所向往的远不止如此。

看着下面一众聚精会神的孩子,魏琛多少有点走神。

蓝雨的未来就在这里了啊,他琢磨。我还行的话就我带他们来,万一实在不行了,就厚着脸皮,蹭他们的东风,让他们带我一程,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蓝雨啊,可是支要拿冠军的队伍。


回过神儿来的时候,魏琛忽然发现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而自己正在一边得瑟地笑着,一边翘着二郎腿摇把椅子摇的咯吱响。

他连忙一扭头,敢情投影仪都蓝屏了。

“看看看,看什么看!视频完了不知道跟我说一声吗!闲的你们!”他马上毫无芥蒂地开始数落人,脸色都不带变的。

这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不等魏琛答应,哗啦一声门就开了,方世镜把几个挤挤簇簇的孩子推了进来:“怎么回事?怎么门口挤一群?”

魏琛没好气:“迟到了!”

方世镜明显一气结,但碍着都是学员也不好说什么,只得跟着批评了两句就把他们都塞回了座位,皱着眉头对魏琛说:“你下课了来我那里一下呗?”

魏琛知道方世镜又要给自己上青少年教育知识普及课,苦着脸小声说:“哎呦我知道了,下次不这样了行吧,再说他们本来也迟到了啊?”

方世镜也小声:“还给自己找场子呢,丢人不,你之前迟到的次数只比他们多。”

然后他不给魏琛留说话的机会,大声咳嗽了一下向着全班说:“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啊,看你们再敢在魏队长课上迟到!”说完回头看魏琛:“是吧,队长?”

魏琛皱着眉大声吆喝:“是是是,不能迟到,绝对不能!听到了吗都!”然后一脸“你满意了吧”的表情看回去。

方世镜满意地关上了教室门。


所剩内容不多,魏琛走神过后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着重捡了几个有可能扭转局面的小赛点讲了讲,又分析了一下纯技术上的问题之后,时间也就所剩无几了。

“我不跟你们方队似的,我不留作业啊,大家回去可以找找类似的视频看,分组对抗的时候也可以有意识的带着思路去打一打,以上,完事了,散吧!”

魏琛讲的尽兴,最后意气风发地一挥手宣布了下课,台下的各位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他又忽然喊了一声:“哎对了,刚才那个同学,找出枪炮师的那个,人在哪呢,叫什么来着?”

郑轩赶忙把前脚都迈出了教室的喻文州拽了回来:“别走别走,队长叫你呢!”

黄少天早在那边喊上了:“喻文州,叫喻文州!”

正主自己还没来及反应,俩人就已经献宝似的把他推到了前面。

魏琛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挺厉害啊?”没等他反应,继续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来我这里把这两次比赛的全视角录像取回去看看,课上时间短,只能放几个视角的,你不够看吧?”

喻文州点点头。

魏琛还想说些什么,但他的电话这时响了起来,他只能一边做着“你有空就来”的口型,一边接着电话走了出去。


喻文州礼貌地目送着魏琛的背影离去,结果耳边“嘿”地一声,只觉得肩上一沉,一回神发现刚才还拼命往自己身后躲的两个人,现在全挂他肩膀上了。

“我靠!!被魏老大夸了,他头一遭这么夸人吧!!厉害啊文州!!”

“我就知道你不走寻常路,这叫什么来着,大局观,这个难得啊!”

“太好了下次你去找魏老大让他多指点一下你啊,你不也是玩术士的吗!”

“就是就是,开了小灶,下次测试秒了这个话唠!”

“你妹!秒了你差不多!”

喻文州和郑轩两个人环绕着喻文州,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吵起来,一会就不知道跑题到哪儿去了。喻文州生性好静,但现在虽然他两只耳朵都被废话和噪音塞的满满的,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开心。


可好景不长。

黄少天第二天晚上往魏琛办公室去的时候,迎面碰到了喻文州。他敏锐地发现,喻文州从昨天一直持续到今天的那种十分清淡但是不可抑制的喜悦,已经消弭殆尽。

“怎么了?”黄少天问,他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你去老大那去取视频了?”

“嗯。”喻文州亮了亮手里的U盘。

“那……”黄少天有点卡壳,他不知道这么问合适不合适,“你没事吗?”

喻文州摇摇头:“没有啊?我有什么事?”

“哦那就好,你怎么看起来奇奇怪怪的……”

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别瞎想了你,”他说着抬头笑了笑,“真没事。”

“行,那你先回去啊,晚上吃饭一起!”

黄少天挥了挥手,继续向魏琛的办公室小跑了过去,喻文州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才慢慢转过了身往回走。


去取视频的时候,魏琛的态度虽然没有变化,但热情却明显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喻文州没问为什么,也根本不用问,他看到自己的档案就放在魏琛桌上,里面有从报名到现在,自己一直以来的测试考核成绩。

他知道那是些多难看的数据。


他们简单地完成了视频的交接,而除此之外的东西,两人都只字未提。喻文州感谢魏琛的只字未提,至少这让一切显得都不是那么绝对。


黄少天轻快的脚步声在身后渐远,喻文州低头看着手里的U盘,许久之后,慢慢握紧了它。



【TBC】

 
评论(9)
热度(160)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