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02


满员入住的学员宿舍比以前可是有趣多了。

最后留下的一共是三十二人,两人一间十六间宿舍刚刚好,反倒把计划外的黄少天给落单了。他一直巴巴地期待自己会分到个什么样的室友,结果这么一来,愿望落空,别人求不得的单人间,他倒郁闷了好几天。

不过随着后来一起训练活动的时间变多,少年人们熟络地飞快,宿舍之间的区分很快就不再是什么距离了。一时间互换宿舍、晚上溜出去宵夜、通宵下副本打竞技场等等行径蔚然成风,缺乏相关经验的俱乐部显然低估了一群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熟悉起来后的破坏力,不得不紧急添置了两名宿管大妈,规定了门禁和熄灯时间,在经过了一段熄灯后就要满楼抓捕乱窜的小伙子们的阶段后,宿舍秩序终于得到了维护。

成功和黄少天对调过寝室、享受过单间待遇的各位心满意足,还没来及过把瘾的只能捶胸顿足。

不过闹归闹,但对于能够进入训练营这件事,基本上所有的孩子们都表现出了足够的重视。当时电子竞技虽然已经具有了一定规模,但毕竟离主流职业尚有距离,能自己选择并坚持这条路的孩子们无不是怀抱梦想而来,他们珍惜着这个机会,像干涸的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着每一点荣耀相关的知识技巧经验。

朝阳总将出海,花蕾必会绽放,然而在此之前,时间总是宽仁地留给他们一些可以肆意的年华,并不会太久,但值得铭记。



黄少天吃了晚饭回到宿舍,一个人越呆越着急。

晚饭有他最爱的干烧排骨于是他果断吃到撑,结果现在又没个消化渠道。隔壁屋的几个家伙也不在,闲得他打了热水倒了垃圾,无聊至极地又扫地拖地擦桌子各来了一遍,最后连被子都晒了,结果一看表,离晚上的复盘分析眼见还有一个钟头。

绝望啊……

当他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打了第十一个滚的时候,听到屋外有人喊他的名字,声音还有点远。

“黄少天?黄少天同学是住在这里吗?”

这喊法一听就不是什么熟客,不过此时聊胜于无,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嘴里哎哎哎着,开门探出了脑袋。

一个少年在离屋子有点距离的楼道口,抱着一大叠东西正向两边张望,看到终于找对了地方,松了口气,转身走过来。

可他并不熟悉这里,怀里东西又高,不远处的墙边斜靠了个拖布杆儿挡了他的路也没看到,眼见下一步就要绊上去。

黄少天连忙跳出来喊了一嗓子:“脚下脚下!你慢点小心脚下有个拖布杆!”

那少年一怔,反应倒是很快,轻巧一避就错开了路障。

可是“嘭”地一声还是没能避免。


一阵清风愉快地打着旋儿离开了,黄少天身后的屋门被风带了个严实。

两个人在空荡的走廊上面面相觑。


“去看看锁死了没?”少年看着黄少天,向着房门努努嘴。

“肯定锁死了,这门我清楚,有钥匙开起来都费劲——哎是你啊?”黄少天不抱希望地拧了拧门把手,一抬头倒是咦了一声,对面这个人后来虽然不常和他们一起玩,但黄少天对他可是记的挺清楚的。

报名那天显得特别固执的那个少年。

倒是对方有点意外,先答了一声“是我啊”,然后估计是觉得这个回答挺傻的,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又补充道:“你好,我叫喻文州。”


他的样子和黄少天记忆中的有点不大一样,当然报名那天寥寥的几个侧面坦白说并不能算什么深刻的印象,但黄少天总觉得此刻的喻文州要轻松多了——其实也未必有笑容挂在脸上,但整个人就像带着一股笑意似的,让人心安;作为一个刚刚被反锁在门外,舍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倒霉蛋,黄少天此刻竟然觉得事情也没有很糟糕。


“哎,”他挠了挠后脑问,“你上来的时候看到楼下舍管阿姨的宿舍有人吗?没人吧?”

喻文州点点头:“嗯,没人,这个时间肯定是吃饭去了……你恐怕得等会儿。”

“无所谓啦……你来的时候我正闲的冒泡呢,说起来有什么事啊?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

“哦,是这个,”喻文州边说边腾出只手,试图从一大叠东西的最上方拿一件下来,但东西太多又挺沉,他单手托着明显打了个晃,黄少天哎哟一声,过去帮他扶了扶这才没有倒下来。

“说是咱们训练营的队服,下午刚到的,一人一件,黄少天,你穿多大码的?”

“L的,你别动我自己拿得了,”黄少天自己在衣服堆里翻了起来,很快抽出了一件,顺势把半叠接到了手里,“还有这么多,怎么就你一个人发啊?晚饭还赶得上吗?”

“没问题,饭我都打好了,其实挺快的,就是你们这里我不熟,忘了你门牌号了,找的有点慢。”

黄少天又不傻,一下子就把当时的状况想明白了七八成,估计是分配任务的家伙把东西一塞,就说了句“黄少天的宿舍那边”,以为人人都知道他黄少天住哪儿呢。

这话在大多数人身上不假,但在喻文州身上还真不奏效。

之前最乱糟糟的时候,全班完全没有跟着掺和的大概也只有他一个了。每个人都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但每当有什么活动计划的时候都没人通知他叫他一起,大家都觉得喻文州不像是会跟着胡闹的人,同时又觉得他和其他人总显得还挺熟,每个人都抱着“总会有人叫他一起吧”的心态,结果就是偏偏把他给漏下了。

这就不难解释喻文州对黄少天宿舍附近的陌生,这一片可是当年瞎折腾的重灾区。

想通了这一点的黄少天觉得多少有点抱歉,他手一挥又把喻文州手里的东西接了个半空,问:“这片还有谁的衣服?直接放我这里我回头给他们吧,省的你还要等。”

喻文州看着他紧锁的房门:“你不也一样。”

结果一转眼黄少天已经从旁边楼梯间搬了两把乘凉用的塑料椅,往他眼前一现:“来吧坐着等,沉死了!”


两人并肩坐在乱七八糟的走廊上,各自怀抱着一大堆包装在塑料袋里的衣物,努力地伸着脖子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面前的高栏杆。

楼下电线上的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平时吵吵嚷嚷的少年们不知道都去了哪里,暮色四合,一切静谧地像要沉睡过去。


“教练不公平啊,怎么每次都使唤你,”黄少天嘀嘀咕咕地抱不平,“上次我看满楼发学员证的也是,上上次,填那个什么健康表格,也是你到处跑。”

喻文州下巴搁在怀里的东西上,笑笑:“不是有意的,刚好看到我了呗,而且这放普通学校是班长的任务呢?”

“……喂这也太能自我安慰了,下次再抓你就说要训练啊,先溜了再说。”

“管用吗?”

“绝对的啊!每次魏老大抓壮丁去给他买烟买打火机的话,只要祭出这一招立马见效;其实你想啊,把时间用在荣耀上,他们才开心呢。”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回答。

和魏琛的亲近感是连黄少天自己都很难意识到的,虽然大多数时候两个人只会毫无顾忌地互喷,但任何一个魏琛不在场的时候,黄少天对他的称呼永远是一句“魏老大”,说的时候眼神微微一亮,眉梢都会飞起来,真正的神采飞扬。

所以这句话对喻文州而言并不算客气——入营以来他见到队长魏琛的次数都有限,更遑论被差遣去跑腿。

但他也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而已。

片刻之后,好像为了自己导致的冷场感到了歉意似的,喻文州又特别认真地回答了一句:“行吧,下次试试看,还不行再找你支招。”


明明是第一次说话,感觉怎么好像已经认识他好些年似的,黄少天兴致勃勃地纳着闷,他想其他人说的真的没错,这是个特别难以让人产生距离感的人……但那可有些奇怪啊?他顺着往下想,结果直接脱口问了出来:“哎,前几次出去玩,你怎么不来呢?吃烧烤那次就差你一个人,弄的他们后来都不敢叫你了。”

喻文州想了一下:“压根就没人叫过我啊?”

“我靠,”黄少天一要蹦起来满怀的东西就往下滑,弄得他不得不又回去坐稳,“不是吧,他们不是都说叫你了吗,问谁谁都说叫过了!”

喻文州眼神无辜,不能摊手就耸耸肩:“真没有,我记得那天晚上从训练室回来看满楼都空的,还吓了一跳。”

“我……哎现在说对不起有点怪啊,不过那群家伙真不是故意的,估计是他们是不敢叫你,我们那次翻墙出去的……就怕有人告诉舍管就完蛋了。”

“……等等,”喻文州哭笑不得,“我特别有打小报告的气质吗?”

黄少天正襟危坐:“要听实话?真有点,不过你也别在意,好学生都有这个通病。”


一只归燕轻鸣着,在夕阳里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

喻文州的视线追寻着它隐去的尾羽,笑着说:“我可不是什么好学生啊。”

黄少天露出询问的神情,考核赛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次,但成绩并没有公布。

“我手速不太行,好几套训练程序跟不上。”

“……不会吧,哪几套?75度角动态跳跃和环视角定点击打?那两套挺难的我也做不好,魏队说练够了自然就跟得上,不全是手速的问题,你别乱想啊?”

“不是,”喻文州说,“35移动速度下的横视野击打,还有屈身隐蔽走位。”

黄少天不说话了,这两套练习他入营的时候一次过,然后就再没碰过。

他不是个擅长安慰人的人,顿了顿索性问:“你手速多少?”

得到的回答是个两百以下的数字。

这让黄少天都忍不住以皱眉作为了第一反应,他差点一句“怎么可能你就瞎扯吧”脱口而出,但脑海中忽然浮现起了那天报名时,喻文州握着成绩时神色凝重的侧脸。

原来是这样。


看到黄少天的表情,喻文州露出一点无奈的笑容:“没办法,测试时的手速就这样,现在多少还涨了一点。”

黄少天没有回答。

他皱个眉头把脑袋搁在衣服堆上,也不像生气的样子,但就是不搭腔,喻文州又“喂”了一声:“不至于吧,这么震惊?”

还是一片安静。

这可就有些尴尬了,此时再说什么话题都有些生硬,喻文州虽然好脾气但也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虽然不会为此生气,但总归是有些黯然,他轻轻地出了口气,心想要不就告辞算了,结果就在这时,对面的黄少天忽然开腔了。


“想点安慰的话还真挺难的,”他的神色带上了一股不自觉的锐利,“不过安慰好像也没什么用,反正如果想成为职业选手的话,那你可有的忙了。”

“我想了半天速度35的横视野击打,目标数上升到每秒9个以上的话,手速低于两百就不够用了,你是卡在第几阶段?差不多第三吧?第三阶段的最高速度我记得是每秒12个,说实话你死练两个星期也不是过不去,但这样意义也不大啊,手速是为了操作服务的,过个测试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你与其追求秒速12的数量,不如试试看追求命中率,命中率及格线是70%,平均每秒8.4个,达到这个就能进下一阶段了呀,下一阶段的要求更是求准不求快,对你来说反而简单,所以这个速度你肯定没问题吧?你现在最多每秒多少个?”

这不说则已,一说就是连珠炮一样的一堆,喻文州少有的给彻底说楞住了,脑子里一时间全是数据带着回音,浩浩荡荡。

 “够……”他下意识地回答着,“我现在9.6。”

“那不结了!”黄少天费劲地敲敲掌心,“努力到10.2,85%的命中,成绩相当好了呀!走位那个训练我太久没做了,有点忘,等我回头去再做做看,摸个窍门告诉你。你宿舍哪间?”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大脑经历了一个急转弯:“……325。”

“哦哦,是不是和郑轩一间?那上次烧烤没叫你第一责任人是他啊!你回去记得捶他!”

喻文州把脑袋埋衣服堆里了。

过了片刻他把自己重启好了,抬起头一脸苦笑地看着黄少天:“你怎么这么闹啊……”

黄少天神清气爽理直气壮:“是有点,不过习惯了就好了。”他批评喻文州:“谁叫我们出去玩你都不来。”

“……所以说真的没人叫过我!”

 “那下次我负责叫你,行了吧?”

“行,”喻文州忍不住笑起来,点点头,“一定来。”


最后的队服在训练营的野小子们陆续归来之后,被黄少天吵吵嚷嚷地三下五除二分了个干净,分发过程中“我靠要不要这么难看!!”的哀嚎声不绝于耳,弄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满心疑惑,在所有人都领了衣服之后,他俩赶紧分别拆开了自己的那件。

狂酷拽霸的蓝色霹雳纹上,印着圆润可爱的“蓝雨”两字,雨字的四个点还是四个胖乎乎的雨滴娃娃,憨态可掬地呈扭动状。

知道的说是训练营队服,不知道的以为蓝雨是个新开的幼儿园。


当晚,无视了黄少天两个小时不间断的语音攻击,魏琛挖着耳朵,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去宿舍视察了一圈。在看到了满地跑着的愁眉苦脸的小雨点们之后,他对自己的审美简直不能更满意了。



【TBC】

 
评论(9)
热度(196)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