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古剑二人物印象

拖了好久实在是不好意思!!!(猛虎落地


谢衣: @绿水桥平 

作为古二的灵魂人物和实力抢镜,谢衣实在是个大课题,可以拿来写篇小论文。简单来说,我不是三合一党,至少不是完全合一党,三谢中我喜欢的顺序是231,西皮萌过沈谢,其实现在也算萌,但总觉得这个西皮,傻白甜没意思,正剧又太累,所以宁愿萌点轻松的;不过夜初就没问题……奇怪(。

按照顺序说吧。

1.0
我不太喜欢1.0,我觉得所有不提出可行解决方案的理想主义都是耍流氓,更遑论这个理想主义者仗以维持理想的资本,正是通过他自己所不齿的途径获得的,他享受着其带来的好处,却阻止更多人获得这种好处,真是双标的令人发指。
而且初七的一句话我一直很在意,他说骄傲如谢衣,怎么会允许别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这句话客观来说我觉得是编剧台词用力过度写脱了,但如果我们用对待一句官方台词的态度去分析它的话,那它传达出的信息还挺可怕的:1.0有种奇妙的优越感。
如果逐条分析1.0所做的所有事情,其实找不出什么客观上值得骄傲的事情,一定要说的话给流月城造了个大暖气,这算一个吧,剩下的事件无不是一功一过对半分(炸开结界但引入心魔,破坏锯木枝但陷同胞于水火),或者基于别人对他的放水(逃出流月城是瞳和华月放水,在下界的数十年是沈夜没有被逼急,没有用心抓他),这些事情,如果他都能忽视过失的一面,只把另一面拿来自顾自骄傲,那也太没良心了,我觉得1.0也不至于。

那么他在骄傲什么呢?

是的,他不是在为实践了自己的理想而骄傲,毕竟实践理想的同时付出的代价也很惨痛;相对来说,能更加没有负担地为之骄傲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多年来对沈夜不屈不挠的抗争。
如果就这样也就罢了,可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怎么会允许别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这句话在我看来更糟糕。
因为配合这句话,一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了:为什么1.0不告诉沈夜昭明的存在和用处?
如果说,他的目的和骄傲是为了同时拯救两界的百姓,那他大可以在破坏锯木枝儿的同时和沈夜沟通联系,不获得支持最多保持现状,如果能获得支持,结局就会完全不同。
但如果他的目的是获得对沈夜的胜利呢?

我们来看看故事中最终表达出来的效果吧:1.0至死也没有透露昭明的存在,还为了不让别人知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从而自我销毁了记忆,作为解决问题的关键,昭明的存在拖到了一百多年后才被沈夜知道,才得以假手无异一行人,获得昭明,摧毁了心魔。
流月城多被心魔盘踞一百年,下界多吸一百年黑烟。
所以,1.0为什么不说?
当然可以理解为是剧情bug,我不下结论。

2.0
我有多少对1.0的阴谋论,就有多少对2.0的美好脑补(。
提灯补刀第一次固然杀伤力巨大,但后来再复习的时候就已经平静很多,对2.0的巨大喜爱完全是因为他做出了一个违背1.0设定程序的选择,他对自己的过往产生了疑问,做出了决定前往捐毒。
机器人出现自我意识,百戳百中的大虐点。
其实有个悖论,如果我不承认1.0的价值观的话,那么严格继承了1.0价值观的2.0,为什么我又能接受了呢?
当然是因我双标啊(喂
好吧,我个人的逻辑是这样的,不求能说服别人啦……
我是这么想的:1.0的记忆,2.0是作为即在事实全面接受的,1.0留给他的几个关键记忆点(躲避流月城,敬爱师尊,思念故乡,隐姓埋名,发展偃术)他之前都非常好的贯彻了,但直到他做出和程序不符的行为的那一刻,不,准确来说,在他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有段记忆是模糊的、为什么很多东西他想不起来历、自己似乎有点什么问题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开始一点点偏离1.0设定的那个轨道,也和1的完全复刻体有了本质上的区别——他开始思考和好奇更多已知内容之外的东西了。


”……非要说的话……倒并不见得如何危险。不愿、不想、不敢,才是我多年来始终犹豫的原因。如今回想起来,多年之前,那件事犹如梦魇,曾日夜徘徊在我心头……而出行西域这段短暂的空白之后,我虽然仍旧不时想起此事,但心中却总有一个声音,让我放下过去,潜心偃术。久而久之,险些连最后一丝心气也消磨殆尽。若没有遇到你们,或许我最后会将那件事彻底搁置……乐公子,多谢。“

直到他说出这段话的时候,2.0已经从1.0设好的轨道里完全脱出了。
他在沙漠里做出的选择,在我看来,不是沈夜眼中"重复1.0的答案",而是2.0自己做出的选择和1.0恰好相同。
——他当然可以做出这种选择,合情合理。他在下界生活了一百年,无数个山村的乡民小时候见他一眼,再见他已经是老人;他有许多人类偃师朋友,共同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造了会飞的大船,等过迷路的友人,被欠了一屁股珍奇材料,造出通天之器也有信任的朋友可以委托,说不定还和朋友一起带过脾气骄傲的小姑娘徒弟,以至于最后自己也收了一个……
我深信,如果他的时间能多一点,如果捐毒之夜他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徒弟而动用武力,如果他能活下来……那么2.0一定会走上一条全新的路,会改变故事的结局。
隐姓埋名的生活,不知过去的生活,不知自己是谁,为何而生的生活,太窝囊了,是个人就不能忍。
他不能忍的……他是个人啊。


初七
写完看看好像跑题写了不少沈夜,请见谅。
似乎很多人很怜惜初七,我在这点上又和主流脱节了,我好像素来对怜惜自己喜欢的角色不是有很有兴趣……

许多人说他是替身,是工具,是没有自己的人,我不这么觉得,相反,我很羡慕初七,可以有一个毫无保留地崇敬的,全身心理解并膺服的人追随,这可能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
从初七的言行上来看,沈夜对他的洗脑是完全精神层面的,像初七这样的人,物理上的折磨不会改变他的意志,只有从精神上战胜他,说服他,才会让他彻底折服于沈夜,加上沈夜自己的用词——循循善诱(怎么做就怎么说,沈夜是不会用漂亮话来粉饰自己的行为的,而且如果真是下咒下药施以极刑,他也不会对驯服了初七(他心中的谢衣)产生成就感了,无异啊,修修你的脑洞。。。),这个过程我觉得就可以想象了——我的脑洞中,沈夜应该给过他很多选择的机会,很多决策性的事情也会让他参与意见,甚至按照他的意见来进行实施,但这并不是为了锻炼初七的办事能力——像当初对1那样——而是为了通过惨烈的结果,让初七意识到自己能力的不足以及能力不足会导致的结果,从而让初七更加服从他的命令,毕竟以沈夜这个结果论者的处事方法,经他处理的事情,单纯从结果来看很可能都是有效的,客观损失最小的,而长此以往,初七毫无疑问会认同他的这套理论,而沈夜,也达成了读档之后重塑谢衣的目的。
沈夜制造初七的动机的确值得诟病,但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沈夜能洗成功,是他能力和人格魅力的体现,也是他为人处事的态度有说服力的体现,洗脑可不是人人都能洗的呢。

他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他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这样的选择下,一切都变的极度纯粹;对沈夜来说,他以为初七对自己的服从是建立在洗脑教育上,一旦知道了真相就会分崩离析,所以才会有"这世上有没有哪怕一人blabla"的一套发言;而对于初七来说,这种纯粹即使在他知道了真相之后也没有动摇过——沈夜把初七想的太简单了,他竟然没有考虑过初七的行为其实并不是无脑的服从,而是源于对自己理解和认同!沈夜聪明一世,唯一没看透,唯一猜错行为了的,是自己最有信心的作品初七。


在我看来,初七和2.0一样,都是在他人刻意培养之后,仍然拥有了自我意识和自我抉择的独立人,他们都超出了他人对自己简单粗暴的预设——干得漂亮,打那两个天才师徒的脸!
顺便说,我特别特别喜欢策划集里说初七没有摸三世镜的设定!谢衣的影响对初七真的有这么大吗?别小看初七了!如果这件事会让他产生怀疑和动摇,百年前第一次去刷无厌伽蓝副本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埋下种子了,而事实上,最后的结果很明确,他选择了压根就不碰三世镜!
谢衣?有趣的人。
他的愿望和我无关,我的愿望也绝不允许他染指。
仅此而已。



无异: @蘑菇种植地 

说起来我古二大本命瞳主任,二本命无异,也是挺两极分化的(。
就不说无异怎么好了,反正他那么好,我喜欢他和喜欢黄少一样!(喂

特别想说的是引起很多争qia论jia的最后的嘴炮,很多人认为主角就是要有天然的正义,要有绝对的道德制高点,要能把反派的脸打的啪啪响,这个看法我不敢苟同,恰恰相反,我最喜欢无异的一点,就是因为他最后被沈夜的嘴炮说服了,他没有再给自己杀人这件事找理由,也不试图把自己杀华月的动机合理化——虽然他可以很理直气壮地这么做。
无异如果在结局里慷慨陈词,驳斥沈夜,将沈夜杀人归为作恶,自己的杀人则是替天行道的义举,那这个故事的立意才是真正喂了狗。
浪客剑心里经典台词,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剑是凶器,剑术是杀人术,无论用多么华丽的借口去掩饰,杀人就是杀人。
无论主角配角,正派反派,做错事就是做错事,不要找理由,没有理由。
但这个道理,和有些人能讲通,和有些人讲不通,不能强求。

顺便夹带个私货吧,我无差别厌恶三观党,无差别厌恶分不清次元动不动扯现实案例和历史当论据的,思想觉悟这么高,看什么虚构的故事,不如回家去背党章。

 
评论(14)
热度(13)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