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27 完结

- 谢谢大家忍受我的手速ww




两年后,荣耀联盟第十赛季。

由蓝雨主场迎战兴欣的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场,将在今晚进行比赛。

 

魏琛往小冷饮摊上一坐,大下午的,本来此时最应景的是来瓶啤酒,但他迟疑了一下之后还是只要了个冰棍,平白落了看摊小妹一个白眼。

靠在凉椅上,魏琛觉得后颈和肩膀有些酸困,便一手揉着后颈,同时大幅度地向后仰了仰头,颈椎随即很不客气地发出一阵咔吧声,听起来有些凶残。今天上午的热身中,他前所未有地成为了最抢手的人物,除了叶修之外,兴欣的每一个人都和他来了至少一把;而魏琛,嘴巴上哼哼唧唧的,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对每个对手都打得竭尽所能,并没有因为是简单的热身就放水。

一圈下来,说不累是假的,但因为他知道在接下来的这场比赛里自己并不上场,所以也没有什么保留体力的必要,尽全力去帮队友们适应术士的战斗节奏,这就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的帮助了。

这附近的确变了不少,但头顶上这棵大树却仍然枝繁叶茂的。魏琛仰着头,看着郁郁葱葱的树冠,视线慢慢落到了这片翠绿之后的高大建筑上。

蓝雨的俱乐部大楼比之前要华丽了许多。以前俱乐部只占整个大厦中的几层,而现在,深蓝色楼体上,不大却十分显眼的战队LOGO已经说明了一切;大门入口处的保卫工作也变得十分严密,以前还能没事打发队里的小字辈出来买烟买水,现在看这戒备森严的架势也是不可能的了。

 

——还“想去就去多大点事”呢,不让人当贼撵出来算好的。

从心理上嘲笑了叶修的天真,魏琛自得其乐地觉得很爽。他起来坐正,扯开冰棍的包装,拎起来咔嚓咔嚓,三两下之后手里就只剩了个木棍。

魏琛把那牙印尚存的木棍往垃圾桶里一丢,拍拍手站了起来。

得了,看也看完了,抽根烟就回吧!

他双手在沙滩裤的大裤兜里拍打了一通,掏出了一只烟盒来,摇了摇后却脱口骂了一声,撇手将空烟盒也扔了。

“给拿包红塔山!”魏琛冲着看摊的小姑娘喊。

“没有!”因为这一个客人而捞不着进铺面里吹空调,对方正不爽很,没好气地回他。

“哎我去……”魏琛犯难。刀光剑影枪林弹雨都不怕,唯这一条可是要了他的命。

他伸长脖子东张西望起来,不过还好,很快,他就在不远处的巷口找到了那家熟悉的铺面。

 

刚进去的时候柜台上没有人,魏琛一时间有些好奇店里的老爷子还能不能认出自己,于是就向着里面招呼了一声。

不想,应声出来的却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他略一打量魏琛,有点疑惑地问道:“您要点什么?”

魏琛有些意外:“哟?这家店换东家啦?”

对方也一头雾水:“没有啊……一直是我家的店。”

“那以前不是……”

魏琛没说完,中年男人忽然反应了过来:“哦我明白了,您说的那是我父亲。”他说着看了看魏琛:“您有些年没来了吧?”

“可不是吗,好几年了,以前没少给老爷子交烟钱,今天路过就来看看。”魏琛说着四下打量,“店里倒没怎么变啊,老爷子一切都好吧?”

中年男人摇头笑了笑,说道:“要不说您很久不来了呢……我父亲走了也有两年了。”

他似乎已经习惯与面对这种情况,仍然是和颜悦色地继续说道:“老爷子的性子你想必也知道,在这一片没少交朋友,但这附近的人啊,大多都是今年来、明年去,像您这样后来找过来才知道的,说实话还真不在少数。”

 

一开始魏琛多少有些没反应过来,随着男人的话才慢慢意识过来这不是什么玩笑,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老头可能说过自己姓什么,但他早忘了,每次过来卖烟的时候都是拆了封,自己来一根,给老人家让一根,然后聊些天南海北不着调的东西,烟抽完了就走。

说多熟,真不至于,但就是有种亲近的感觉。

魏琛无言,直觉觉得应该问问,但话到嘴边却觉得轻了也不是,重了也不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男人却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低头整理着柜台上的东西,快速地说道:“都还可以吧,还可以……没受什么苦,毕竟快八十的人了……”他说着,神色间流过一丝疲惫,但很快就恢复了本来的和气:“不说这个了。老爷子有句话,这两年碰到来探他的人,我都讲给他们听听……你别嫌我话多。”

魏琛连忙摇了摇头。

男人便继续说下去:“他常说,开这么个小店,最高兴的就是每天见到来人都是忙忙碌碌的;你们这些一个人离家打拼的年轻人,都是好孩子,不管以后到了哪儿,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要想着,只要不停往前走,就总会有好事发生。”

说罢,他又不好意思地补充道:“大意啊,原话比这个啰嗦。”

 

魏琛被这话弄得笑了起来。

出于意外也好,出于礼貌也罢,他之前一直都相当默然,但听到这番话之后,却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真像他老人家会说的话。”

中年男人一脸“这就对了”的表情,也笑着问他:“行了,那闲话就不说了,给你拿点什么?”

“劳驾,一包红塔山,一包软中华。”

魏琛一边说,一边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烟,反手又把中华推了回去:“下次帮我点上一根,算我孝敬老爷子的。”

男人笑道:“规格够高的啊,这是荣归故里来了?”

“哪儿啊,”魏琛挥挥手,掀起门帘往外走去:“我这是从头开始来了!”

 

室外的空气湿热而粘稠,仿佛要将人凝固其中,这样的天气,走慢了是折磨,走快两步则就是一身汗。

而魏琛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迈着四方步,叼着烟一脸舒坦地往回走着。

十年前好像也是这样的一个夏季,自己第一次来到了G市,在一个和今天一样的要命天气里,一边骂着娘一边拖着行李,走进了背后那幢大楼的第三层。

 

一切其实和眼下并无不同。

小魏和老魏,此刻背靠着背,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老爷子说话怪厉害的,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魏琛边走边琢磨。

是啊,他想,我现在可是在联盟里打比赛呢,这比前几年,可不是好多了吗?而前几年我好歹还有荣耀可打,这也比再前几年要好啊?

 

只要往前走,总会有好事发生。

——哎哟,这莫不是说,老夫我还有一场大胜仗要打?!

这个结论,魏琛简直满意极了,他呼地吐出一大口烟,往宾馆走去。

 

 

次日。

仅仅一天时间,蓝雨周边的氛围就已完全不同。

季后赛第一轮便被对手连下两城,直接无缘四强,这对于昔日的冠军队来说,格外让人无法接受。如果不是昨天新闻发布会上喻文州有理有据的发言足够让人信服,恐怕此刻,蓝雨俱乐部的大门早已经有不满的粉丝来拉横幅了。

G市闷了好些天的一场大雨,也终于在这个夜晚倾盆而下。

但是这一切,却和昨天比赛中的胜利者毫无关系。

兴欣战队全员都订了第二天上午的机票,为了有更充裕的时间来准备接下来的比赛,这样的行程安排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在此时,这种紧张无疑是令人羡慕的。

 

大巴八点半来接,八点钟左右,吃完了早餐的各位就已经三三两两的等在酒店大堂了。外面下了整夜的雨,现在已经停了,有些难得的凉爽,包子嫌大堂里闷,加之刚才早饭吃的有些多,四处张罗人一起出去遛弯,但号召半响,应者寥寥,不得已只好自己去了。

其他的几位都各自有各自的消遣,只有叶修和魏琛两个老烟枪的周围一片清静。

“用什么功呢?”叶修过来借火,见魏琛抱个平板电脑看的专心,也把脑袋探了过去。

画面一闪,魏琛漫不经心地把平板关成了黑屏放到一边:“去去,打游戏呢,都让你给我凑死了。”

“什么游戏这么牛逼,双手都不带动的,意念控制?我也试试。”

“边儿去,你又不会玩!”

“哥不会玩的游戏还没做出来呢。”叶修随口说,之前的屏幕上并不是什么游戏,一闪之间他看了个题头,总归是关于昨日一战的报道和评论。

 

“不会还纠结这个呢吧?”和魏琛他也没那么多循序渐进,很干脆地直接问道。

“滚吧,”魏琛骂,一伸手把平板又捞了过来,按亮了一把杵到叶修鼻子尖前:“看喻文州分析霸图阵容呢,看你那小气劲儿!”

叶修接过平板,看了两眼后,抬头眯眼看着魏琛:“怎么着,有想法?”

魏琛也不和他磨叽:“你看我能上一局吗?”

“你自己觉得呢?”

魏琛一戳平板:“要是这俩地图,我就能上。”

“不错,心挺大,”叶修夸他,“你上可以,但不给咱们搞定一个特别棘手的那就说不过去了,你面子上挂得住吗?”

魏琛想了想,皱着眉说:“那就小韩?”

“……我去,霸气!冲这个我就看好你!”叶修冲他比了个拇指。

魏琛知道这一切眼下都没有定论,现在就是扯淡图个嘴上痛快,立马也顺着杆子就往上爬:“大惊小怪了吧小叶,你们当年谁没被老夫这么叫过。”

两人正在这里说着,忽然见包子从跟外面三步并作两步地回来了,一进来就往他们这边凑:“老大老大,有人来刺探军情!”

 

沿着包子的来路看去,只见门外庭院的必经之路上站着两个人。

一个正在埋头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时不时地侧脸说点什么,站在他旁边的另一人则抱着臂,时而点头附和,时而也抬手轻轻比划着说上两句,具体内容离的太远听不清。

叶修哟地一声笑了,不等魏琛反应,他迅速地向着兴欣的各位招呼道:“我说各位,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往外走吧,来来来都动身了。”

他这么一说,谁也没有多想,纷纷起身拉着自己的随身行李就往外走,魏琛也跟着走了两步这才反应过来,一把薅住叶修:“时间差不多个屁!这还一刻钟呢!”

“十五分钟不够啊?没事,不够我让司机等等。”

“叶修你大——”

“大大大,大什么大,你这个人,就是不能给留一点借口,兄弟这是帮你一把。”

 

这时,走在最前面的苏沐橙首当其冲地发现了熟人,冲着庭中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嗨,少天,文州,”她笑眯眯地说,“这么好啊?不是来送我们的吧?”

叶修不再搭理魏琛,把他一个人丢在最后边,快步迎上前去。

“都说不用送,怎么还是来了?太客气了!”他不由分说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回头招呼:“都快走几步吧,赶紧送完让少天回去睡个回笼。”

黄少天碍着人多,干笑着和苏沐橙打了招呼,脚底下啪地把个石子儿踢到叶修腿上:“多大脸!”

叶修低了声音:“怎么都那么不识好歹呢,你们就不能跟文州学学。”

喻文州在后面倒是听到了这话,笑道:“接下来你们就更忙了,过来送送是应该的。”

 

叶修望了望走在队伍最后的那人,又看了看喻文州,招呼着兴欣众人呼啦啦地往前走了,喻文州黄少天和他们一一打了招呼,倒也没有跟上来的意思,继续等在原地。

终于,走在最后的魏琛,也慢悠悠地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离着还有点远的时候,魏琛就开始三步一咳嗽五步一张望的,直到来到了他俩面前,才摆出一副哎哟这么巧的恍然表情,漫不经心地说:“……还挺早哈?”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第一次在非官方的场合下再次碰面。

“不早了,平时八点钟也该集合了。”喻文州就事论事地解释。

“……那你们怎么还在这儿呢?哦,这送也算送过了,回去集合吧,赶紧地。”

“放假了啊,”喻文州看着他笑了笑,“夏休,今天刚开始的。”

 

魏琛哑火了。

他咳嗽了一声,摸了摸脑袋,见对面两人也不说话,只好又咳嗽了一声,憋到最后,忽然后十分不满意地埋怨道:“我说你们好端端的不去多睡会!跑来送什么送!我又不是不认路!”

“……我靠!那是谁半年前常规赛的时候一定要自己去场馆,结果没找准正门还是工作人员联系我们才把人送进场的?这茬我本来不想提的啊!”难得沉默了半天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而且就算当年你也就只认识这一片吧!我们想出去转转,你就忽悠我们说这也没意思那也不好玩,唯一一次带我们去买鼠标键盘,倒了六趟地铁两趟公车还楞说G市特别大所以路远,后来我自己去那边才发现两趟地铁直接就到了……你带我们绕G市坐了一个圈,不远才有鬼了!你怎么……靠,怎么那么会装大尾巴狼啊!”

说到最后,黄少天甩了他一个白眼,望着天,不说话了。

 

魏琛见这连珠炮似的阵势,一开始还特不服气地想要反驳,可是听到后面,却随着黄少天的声音一起,渐渐没了气势,只是默默地听着他把自己当年的罪状一条条丢出来,却再也不去反驳。

“小兔崽子怎么记性那么好,”看黄少天也没话了,他才慢慢地开口说,“是啊,当年我其实也刚来G市没多久,哪儿能到处都去过,实在经不住你们闹腾就随便忽悠两句,谁知道你们就信了呢。”

 

“对不起啊。”

魏琛说着,拍了拍脑袋。

说罢,他笑了笑,把队服往肩膀上一搭,拉着箱子绕过了面前的两人,往离开的方向走去。

 

不想走了两步,忽然觉得拉箱的轱辘一涩,怎么拉都滚不利落了。

我操,现在蹲下来修箱子吗?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魏琛心里狂骂,绷着脸拖着坏箱子埋头继续往前猛走,结果刚好又遇到一个石头棱,咔嚓一声,箱子轱辘彻底坏了。

 

他只好黑着脸转过身来看箱子,结果一回头,就看到黄少天还在那卖力地往过来踢小石子,铺路的小碎石子被他踢过来了一大片,在他转身的这档口,正巧看见喻文州居然也小幅度地补了一脚。

 

俩人看到他转了身,唰地都站好不动了。

魏琛低头看自己的箱子轱辘里,卡的全是小石头,怪不得怎么也转不动。一时间,他什么脾气也没了,万般无奈地站在那里,冲着后面的始作俑者摊了摊手:“开心啦?”

 

黄少天冲他走了过来。

他越过了一地石子儿,越过了坏掉的箱子,直接走到了魏琛的面前,摊开手,神情特别坦然。

魏琛怔了一下,忍不住骂道:“跟谁学的,这肉麻劲儿。”

但他还是张开了双手,结结实实地和黄少天抱了一抱。

如今已经比他高了的黄少天擂着他的背说:“要拿冠军啊,魏老大。”

魏琛:“拿拿拿……你快把我肺捶出来了……”

 

松开后魏琛呛了半天,这回不用干咳了全是一派真情实感。临了,他顺了口气,数落黄少天:“霸图派来的卧底啊你,捶死我下场兴欣少一员大将!”

黄少天敏锐:“队长,魏老大下轮要上场,赶紧地今天就把情报卖给张新杰!”

魏琛抽他后脑勺:“借你个胆儿吧!”

“说真的,老大要不我给你讲讲经验?和霸图,老对手了。”黄少天十分老成地说。

“啧,你小子也有在我面前充大户的一天……省省吧啊,你一个剑客的经验我用得上吗?”

“那队长给你说呗!”

 

喻文州一直站在一边,听黄少天这么说,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的打算。

但魏琛却真的转过了身,面对面地看着他。

 

“喻文州,” 他侧脸看着雾气中的蓝雨大楼,“当年……在办公室和你说过的话,是我说错了,我收回。” 

 

喻文州安然的神色丝毫未变,只是把目光转向了魏琛,听他说完后,似乎想了片刻,之后依旧是笑着摇了摇头。

“有吗?”他笃定地说,“什么话,我不记得了。”

 

魏琛拍拍他的肩膀,便也不再多说什么,就着黄少天的手表看了看时间,嗨了一声:“走了,八点半的车,总不能真让司机等。”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又说:“魏队,加油。”

 

魏琛拎起坏了的箱子,转身向着车来的方向走去,不回头地向着身后挥了挥手;而这次,也不再有人拦着他,黄少天和喻文州都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越走越远。

半响过后,黄少天忽然长长出了口气,伸了个懒腰说:“好啦,咱们也走吧!”

魏琛的背影还在前方,喻文州有点意外:“不看了?”

“走吧,不看了。”黄少天已经转身走向了回俱乐部的捷径,“魏老大又不是不认路,前面那么多人等着他呢,丢不了。”

 

 

前面是有很多人等着他。

 

魏琛掂着箱子,吭哧吭哧地往后门停车的地方走去;不远的拐角处已经能看到大巴,兴欣的一群人估计是嫌车里闷,都还没有上去,一个人躲树下面抽烟的是叶修,苏沐橙和唐柔抱着同一个平板电脑在看些什么,咭咭咯咯笑的开心,方锐闲不住,在车门口伸胳膊踢腿地做运动,包子和罗辑不知道跑哪去了,乔一帆本来在和安文逸聊天,看到魏琛手拎着箱子连忙迎上来,同时还能听到陈果远远地喊“箱子怎么坏啦——” 

 

蓝雨那幢高大建筑就在身后,魏琛回过头,再次看了一眼那个在雨雾中依旧闪亮的队徽。

他忽然想起还上学的时候,每次回家路过一家店,总会听到里面来来回回放着一部老样板戏,自己哪里懂什么戏曲,讲内容早忘得一干二净,不过其中一句词,大概是听了太多遍,倒是记得清楚。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一共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

照着记忆中模糊的调子,他荒腔走板地哼哼了起来,顺手把箱子换了个边,拔步向前走去,不再回头。  

 

 

 

【END】


放个本宣地址ww

http://doujin.bgm.tv/subject/29569


 
评论(99)
热度(548)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