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20

- 战斗章

- 笔力不足 ,在微草的塑造上有所欠缺,致歉。




魏琛就这么回归了。

他早期花在荣耀上的心力不可小觑,两年间提升等级上限带来的变化他消化的轻而易举。

初期那个群雄并起的年代虽然已经过去,但魏琛本就是最初一代中的佼佼者,手速虽然不能再强求,但可喜的是下限也屡创新低,上到从俱乐部公会手里虎口拔牙抢个BOSS刷刷材料,下到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地搞搞追杀打劫,反正活儿不论大小,一求有钱二求有趣,喂饱他自个儿还是绰绰有余。

偶尔也会遇上个把有慧眼的,开口就邀请他去打挑战赛。第一次看到这话时魏琛一口烟呛了回来,笑的吃了半嘴巴烟灰,开麦粗声粗气地说了句“叫声爷爷来听听”,对方立马没了声息。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有些做小伏低的姿态和荣耀联系在了一起。


但是再多的没想到,和后来这件事儿一比,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人声鼎沸的网吧里,魏琛一露脸就被他那群小弟们推到了前排最中间的位置上;说是小弟,其实也就是日积月累泡在网吧里认识的一群对荣耀比较上心的熟客们,三教九流一群小年轻,魏琛在其中年纪最大,跟着他又时常能混些甜头,一句魏哥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下有了听众,他的话可就多了起来,一会给这个解释技能,一会给那个分析局面的,看到激动处,大腿也啪啪地拍了起来。

——他是真没想到、也没敢想,自己会有这么看着蓝雨冲击冠军的一天。

 

 

赛场上此时已经进入了团队赛的准备时间。 

在刚刚结束的擂台赛中,黄少天成功守擂,以11%的血量站到了最后,1.5 : 1,蓝雨以极其微弱的优势再度获得了胜利。但当下双方的分数持平在7.5分,个人赛和擂台赛发挥的如何已经不再重要,碾压性地率先拿到10.5分的状况并没有出现,最终的胜负仍然要依靠团队赛决出。

随着镜头的运转,可以看到双方的出赛选手都已经到了比赛间的门前,正围着各自的队长进行最后的赛前交流。

熟悉两队选手的人此时已经基本可以推断出出场阵容了,而在选手们都进入比赛间片刻后,屏幕上也显示出了双方的首发和第六人人选。

微草:魔道学者,骑士,柔道,神枪手,治疗牧师,第六人鬼剑士。

蓝雨:术士,剑客,气功师,狂剑士,治疗守护天使,第六人弹药专家。

本场地图的东北方地势略有起伏但还算视野开阔,而东南方则被一片农场所占据,低矮农舍围出的空地上堆着许多麦秸堆,最显眼的建筑则是中间的磨坊,巨大的风车还在缓缓地转动着。

 

转播画面首先将镜头给了从左下角进入地图的微草。

果然,没人想在毫无隐蔽条件的山坡上展开战斗,通过上帝视角可以看到,微草全队都保持着一种有序的节奏,大幅度地向着右边的农舍靠近,迅速地依附上了作为掩体的矮舍。

趁着双方还没有发生接触,主持人迅速地履行着职责:“各位观众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荣耀职业联盟第六赛季的年度决赛,微草战队主场迎战蓝雨战队,作战地图丰收之地。”他说着把话题转移回了场上,“今天微草是真的够谨慎的,看来上一场的比赛,对他们还是有影响啊。”

嘉宾点点头,笑道:“不仅是上一场比赛,整个赛季和蓝雨有过交手的队伍恐怕都有这种感受,这是一支特别擅长后发制人的队伍,在他们面前抢到先手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看来微草这次,是要和他们比耐心了。”

随着他们的话,镜头也切到了从右上角进图的蓝雨,俯瞰的视角让所有人都明明白白地看到了蓝雨全队此刻的行动,一时间,包括演播室里的两位,所有人都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蓝雨全队正在迅速地分为两个部分。

三个速度有优势的攻击职业,正在大幅度左转,以最快移动速度抄向U型农舍的腹部,而速度较慢的两个角色,却沿着正面的对角线向U型的开口移动过去,此时农舍的篱笆已经遥遥可见。

这样下去,首先暴露在对方视野中的,将是往常队伍中最需要被保护的两个角色:守护天使灵魂语者,术士索克萨尔。

这可完全不是什么要后发制人的架势了。

 

“嘶——”这边,魏琛又倒抽起了气儿,旁边的小弟知道他常年指摘索克萨尔成性,八成是又看出了什么,忙问:“怎么了?魏哥看哪儿不对?”

“……没咋,牙疼,”魏琛敷衍地答了一声,但忍了半天,到底还是忍不住地来了一句:“他躲一躲会死啊?!”

他知道蓝雨的战术现在是喻文州在做,他也知道眼下自己虽然暂时也看不透原委,但一定是有理由的。可是,看着索克萨尔就这么明晃晃往人家视野里撞,魏琛还是忍不住要冒无名火。

昂首挺胸的,你当你是黄继光吗?猫着点走是多能损你威风还是怎么着?

 

场上此刻的状况可是一点也不会受到他抱怨的影响。索克萨尔和灵魂语者依旧保持着从容的姿态,保持匀速向着农舍移动过去。

然而一阵枪声,却在两人即将完全暴露在对方视线里的时候从农场方向传来,仿佛被它所唤醒,两人同时开启了疾跑,加速向农场中心移动过去。

蓝雨的首发阵容里并没有枪系职业。

 

微草的神枪手,率先发动了本场比赛的第一击。

完成了搅乱局面的一枪之后,他就再次进入了蛰伏状态,神枪手的被动技能鹰眼拥有所有职业中最远的视线范围,此时他已经不需要负责任何主力攻击,因为他的队友们已经像一张渔网般洒向了来敌的方向,而他的任务,是将入侵的鱼儿限制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前三个坐标迅速在团队频道里送出。

而第四个坐标,神枪手犹豫了。

“锋芒慧剑位置最靠后,在他附近的可能性很大。”

这条消息出现在微草团队频道的时候,主持和嘉宾都发出了表示遗憾的声音。

“看来他们还是以为蓝雨是全员压境了,”主持人说,“不过蓝雨的误导很有效,打头阵的三个人其实很早就到了农舍后面。”

“是的,但他们一直等到两个短腿职业也非常靠近农舍时才主动暴露了位置,这样从时间上考虑,的确是有可能全员在场的。”嘉宾赞赏地说,“这样的话——不,等等!”他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王杰希并没有被误导!”

 

画面上,微草本来即将在农舍腹地散开的阵型,极快地重新聚拢了起来,毫不留恋地反身扑向了农舍东边的入口;而本来应该承接第一波攻势的锋芒慧剑周身空无一人,让他本来准备好的防御姿态完全落了空。

“队长小心!”

于锋第一时间发出了警示,也果断回头向后靠拢过去,他距离后面两人最近,来得及的话,应该还可以赶上与之汇合。

然而,在必经的隘口上,他看到了有人正在等待着自己。

绝对不是队友。

 

本场团队赛的第一次大面积交火,发生在开局后两分十七秒。

蓝雨的战术误导失败,整个队伍被一分为二,之间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微草像一个为此量身定做的盖子,紧紧地盖住了农舍的U型出口,想从这道由远程火力压制和骑士+牧师配合组成的防线中突围而出并不算太难,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而战场另一端的队友却没有太多时间。

 

喻文州没法操纵索克萨尔进行任何有力的反击。

在对方柔道家沾衣乱飞全力的攻势下,没有一个术士可以全身而退还做出反击,再加上手速的限制,索克萨尔只能有选择地进行避让,尽量避开控制技为首要目标,伤害却是不得不吃了。

他只能寄希望于能捕捉到对手的失误。

沾衣乱飞的攻势非常猛烈,比起柔道几乎更像一个拳法家会做出的攻击,这种几乎不计后招的打法,本身不出破绽是不可能的,但此刻,李亦辉却似乎全然不在意自身的破绽,只是一味地追求着最大的伤害。

这正是喻文州所期望的。

刚猛的攻势当中,他硬吃了一记普通的拳击,在接下来的一击还没到达之前放出了一个燃烧箭矢,三枚箭矢带着火焰呈扇面飞出。

对于术士能做的不多的反抗,沾衣乱飞还是做出了一瞬间的躲避,咒术向来是个麻烦的东西,沾上一点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见鬼的效果,更别提它的释放者一向诡计多端。

沾衣乱飞无需后退,只是大幅度地侧了侧身。

然而此刻,在观众眼中的,却是索克萨尔仿佛是沾衣乱飞的镜像,也向着同一个方向侧过身去。

依凭这一瞬间视角的脱离,暗夜的魔气迅速在索克萨尔杖尖涌起,影分身术,成!

网吧里,蓝雨阵营响起了一阵不小的欢呼声,对于队长的手速每个人都有认知,但他们从来不担心在危急情况下,喻文州会无计可施。

而就在连喻文州也以为自己可以顺利转移到目标地点的时候,他忽然看到,落脚点的一片土地上砸下了一个烧瓶。

轰!

和平无害的绿地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

他身后,沾衣乱飞快步追上,似乎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纵身跃起双腿一绞,还是丝毫不顾及是否有破绽,一击空绞杀悍然袭来。

躲避已然不及,为了求证最后的疑问,索克萨尔视线甩高,看到的是骑着扫主地悬浮着在低空的王不留行。

沾衣乱飞丝毫不顾忌破绽,是因为此时有人纵览全局,将他的破绽全部看在眼里,然后一一补上。

而先前一直分神于背部战场的王杰希,似乎终于有时间将注意力转回这边。一个熔岩烧瓶之后,王不留行再次抛掷出了下一个道具:魔法射线。

明亮的星星光芒在空中留下闪烁的轨迹,和空绞杀一同飞向了索克萨尔,它甚至比空绞杀更快,更准,抢先一步堵住了术士的退路。

索克萨尔已无路可退。

像是走投无路了,在最后一刻他向后一跃,然后任自己仰面倒了下去。

地面上是熊熊燃烧的熔岩。

 

这一系列操作并不快,哪怕是普通观众都可以看出其中的关窍,事已至此,刚才还在欢呼着的蓝雨粉丝,此刻全都领会到了从天堂跌落到地狱的感受,一步错,步步错,最开始的一个诱导失败导致了现在无可挽回的局面,实在不能说不残酷。

而魏琛,此刻只是把紧紧交握着的双手抵在嘴上,却没有露出一丝放弃的神色。

 

在索克萨尔即将摔落在火焰里的一瞬,突然,一道琥珀色的光亮凝结在了熔岩和角色之间,将角色稳稳地托住,丝毫没有让他受到来自熔岩的伤害。

而星星射线和空绞杀,也在即将命中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架在了半空中,星星牌的边缘嵌进了同样的琥珀色护壁,而沾衣乱飞则彻底被震得倒退了出去。

守护使者技能,圣盾术!

圣盾术本身并不能接住下落的角色,但此时地面全是来自火焰的伤害,技能效果使然,它自然也就在隔阻伤害的同时,起到了阻止下跌的作用。

而它的释放者灵魂语者,此时已经手持战斧开始了回血,他的战斧边缘有未褪的霜色,角色的发梢也带着白色的冰晶。

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如果刚才还有暇他顾的话,不难发现蓝雨的治疗灵魂语者正是刚刚摆脱了寒冰粉附带的冰冻效果,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发动了圣盾术。

而此时处于绝对安全状态的索克萨尔,也马上开始了各种咒术的吟唱。

 

“真是风云突变啊,赛场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无法预计。”主持人由衷地感叹道,“您觉得微草接下来会以什么方法再度掌握主动权呢?”

嘉宾却非常严肃地摇了摇头:“谁说微草失去主动权了?战局这边的确暂时被打破了控制,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另一边的核心可是——”

 

镜头随着他的话,切换到了被分割开来的战局另一端。

就在他们进行解说的时候,之前一直以突围为目的的蓝雨三人,忽然转变了风格。

既然绕不过去,就撕碎这道防线吧!

蓝雨的三名攻击手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了狂风骤雨般的狂攻。

破灭斩几乎劈进了银盾叹息之壁之中,火花飞溅的同时,骑士独活的防御大幅度跌下,但独活的操纵者却丝毫没有选择躲避,而是坚定地持盾抵上。

锋芒慧剑脚下的青草顿时被连地犁了起来。

接下来,更多的攻击落在了他的身上。银色的巨盾因为不断碰撞的力量发出了阵阵嗡鸣,不断地有火星从盾面上溅起。

但防线没有后移半分。

与此同时,察觉了对面攻势骤猛而下意识想要回头支援防线的李亦辉,还没来及做出操作,下一秒却在团队频道发现了来自队长的指示。

“不需要。”

——对面并不需要支持,专心眼下的局面。

李亦辉心下一凛,只觉得余光里黑影闪现,急忙一个闪避操作就地滚开,下一瞬,自己方才的位置上,象征操纵术的黑光没有命中目标,正在悻悻退去。

好险!

无暇去想如果刚才被操纵术捉住将会是什么下场,李亦辉迅速地调整了注意力,不再顾虑其他。

 

微草队长王杰希,以及独活的操作者邓复生对局面的自信并不盲目。

因为他们都知道,此刻站在背后给予自己支持的,是他们的队友,全联盟最杰出的治疗,唯一注册了两个职业账号的治疗之神,方士谦。

面对被破防的骑士大幅下跌的血线,方士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抛出任何瞬发治愈术,只是接连刷起了读条时间较短的小回复术。

接连几记试图打断读条的气波弹都被卡着节奏避过,看上去反而向涛落沙明专门在他读条结束的时候才释放技能似的。

这种高频率的小回复不易打断,但恢复的也的确不多,此时最多维持独活的生命下跌不像一开始那么迅猛而已,涛落沙明几击不中之后也放弃了继续打断他的读条,有这个时间,打出的伤害都比那点回复量高了。

而方士谦操作着牧师冬虫夏草,竟也毫不在意,继续孜孜不倦地搓着一个又一个小回复术。

有那么几秒,场上的局面变得无比可笑,仿佛是一个最低端的网游打BOSS活动。

然而就在这显得滑稽的场面中,杀机却已经悄然出现。

冬虫夏草的双手依旧在马不停蹄地舞动着十字架,此时已经没人来特意阻止他,而这一次,他手中的光芒,却和之前有了些微不同。

催眠术!

夹杂在多个小回复术中的,正是一个读条时间虽然略长、技能特效却非常相似的催眠术。

读条结束的瞬间,冬虫夏草手中的十字架一抖,飞出的白光带上了一道弧度,直接将受到威胁的人数变成了三人。

没有奇迹出现。

锋芒慧剑视角被完全挡死,避无可避,瞬间进入了催眠状态。

而在最后一刻察觉到了不对的宋晓操纵着涛落沙明矮身匍匐一滚;夜雨声烦则疾步右绕避开了视角,角度没有切太大,显然是还没有放弃这个巨大的伤害优势。

在刚才的70%破防效果下,独活的血量已经跌至了53%,就连冬虫夏草的血线都受到了15%的损伤。

这样的成绩,放弃也未免太可惜了。

在这一点上,黄少天丝毫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他及时却不夸张地做出了规避,为的就是能在解除警报的第一时间重新回到战场,稳固战果。

然而——

和催眠术无缝衔接的,是一道绚烂的白光。

圣言治愈术,暴击,小回复术,小回复术。

在二人抽身闪避的瞬间,独活的血量已经被拉回到了79%。

8秒破防带来的优势转眼已经不复存在,和夜雨声烦遥遥对视一眼后,涛落沙明一点头,揉身再上,左掌念气氤氲,气定神闲笼罩上了险些被独活嘲讽的锋芒慧剑,另一掌拍向骑士,正是要将刚解除催眠状态的队友迎回。

而夜雨声烦则剑芒一收,头也不回地脱离了战场,身形一晃便再也不见他人影。

一场颇有威胁的攻势就这样消弭于无形。

并不是刷血机器就能被称为神级治疗,比起被动地加血,主动切断伤害的源头更直接有效——事实上,让方士谦得以封神的,正是这种在攻守之间自如的切换能力和他对局面准确而不贪心的掌控力。

所以从这条防线被交到他手里的那一刻起,王杰希就从来没有有过一丝多余的担心——此刻,他更需要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面前不安分的术士和守护使者身上。

 

在还没交上手的时候魏琛摸了根烟出来,刚一叼上就赶上了那声枪响,结果愣是就这么叼到了现在也没点着。

纵使对联盟内的选手已经很少关心,但眼前这个魔道学者的操纵者,他不可能没有印象。

因为太厉害了。

在那个反反复复翻看往年比赛的夜里,不多的几个让魏琛觉得自己已经不再跟得上这个职业圈的选手,王杰希就是其中一个。

三四赛季,微草的综合成绩一直不能算亮眼,但有项数据却打破了当时已有的纪录:个人赛+擂台赛胜率。

这位年轻的选手,操纵着当时联盟中屈指一数的魔道学者,拿着还不是银武扫帚,说横扫有点不尊重其他选手,但事实几乎如此——两年近一百场比赛,个人赛平均胜率84%,擂台赛中平均每场击败1.77个对手,如果不是团队赛战绩平平,这几乎是可以比肩冠军队的数据。

而现在,这个打法诡谲多变、几乎无人能解的魔术师正在居高临下地将目标锁定在索克萨尔身上。

魏琛一瞬间有种错觉,觉得坐在屏幕前面操纵索克萨尔的那个人仿佛是自己,但这个念头冒出来的同时,他就清楚地做出了判断:自己无法打败这个人,就算在最鼎盛的时期也一样。

但——

好在(他居然会这么觉得)此刻索克萨尔的操作者另有其人。

 

你不能输。

看着大屏幕上那个除了名字之外已经没有一丝自己熟悉之处的术士,有个微小的声音在魏琛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你比我——比我——

你不能输。

 

 

【TBC】


 
评论(3)
热度(126)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