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魏琛/蓝雨中心】想当初 17


方世镜退役这件事没有什么神秘的,它在第三赛季的中后期就被列入了计划,在适当的时机公布给了媒体,接下来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的交接和职责的转移上。

当赛季蓝雨成绩平淡,不过这种平淡在当时的情况下显得更像是一种韬光养晦——除了方世镜之外,另外也有两名从第一赛季拼杀至今的队员也决定在本赛季结束之后退役,队伍的格局可以说是面临着极大的变化。

有不少人都在担心这样的变化会否伤及战队的元气——即使可以从训练营或其他俱乐部引进人才,但如此大批量的换血导致的磨合问题毕竟是客观存在的,想要让情况有所转变,除了搭上时间之外没有任何捷径。

虽然从第三赛季起,无论主场客场,蓝雨的随队人员中总有几个少年,电视转播镜头扫过备战席时,总会在不经意间捕捉到他们与老队员之间比比划划互相交流的画面,这情形,除了不上场打比赛之外,几乎也和正选队员没差了。

这小细节也有媒体捕捉到并加以询问,但并没有人会因此改变对蓝雨未来的看法。在多名主力决定退役,现役成员的年龄也毫无优势的情况下,不少媒体分析都表示,未来联盟里是否还会有这支老牌队伍的席位,完全取决于它是否能撑过这次大换血之后两三年的嬗变期,至于出成绩,那更是岂敢遑论了。

但对于当年已经小有规模的荣耀相关媒体发出的一系列担忧,蓝雨本身却颇有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意思。在方世镜表现出退役意向的半年里,蓝雨该抢的分数照抢,该拼命的比赛照样咬死不松口,好几支之前抱了轻敌念头的队伍都因此吃了大亏,结果蓝雨排名不降反升,最后阶段愣是又往上爬了一个名次,最终以常规赛第十名的成绩结束了队中几名老将的最后一次征程。

这结果并不多突出,回顾起来也有诸多遗憾,诸多不甘。

但这段抛开一切杂念尽兴挥洒的日子,谁都不会忘记。

 

方世镜正式卸任前一周,喻文州收到了来自他的两封邮件。第一封是系统群发,通知所有人下周五在阶梯教室开会,第二封则是私人邮件,里面说希望喻文州次日能早一些到办公室来。

此时的喻文州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连队长办公室都鲜有机会涉足的小角色了,事实上,第三赛季起,他协助方世镜每个周末进行复盘已经成了惯例,平素里大小事宜也总是被叫去帮忙,这样的邮件对他来说已毫不稀奇。

 

于是第二天他如约提前了半小时过去,但方世镜却鲜有地来迟了。

“叫你早来,我倒晚了,”在等了快二十分钟后,方世镜才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等很久了吗?”

他身上有些酒气,不过并不算太浓。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不介意:“还好,刚到一会。”

方世镜找钥匙开门:“好久没喝了,本来以为就是吃顿饭意思一下,谁知道还弄得挺正式……好么,这下不退也得退了,这么一顿喝下去,信不信数据改天就跌。”

醉了倒谈不上,但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话明显比平时多。

他们两人平时除了荣耀外很少闲聊,喻文州也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索性还是问回了战队上的事情:“方队,复盘要不我来,回头您过一遍就行。”

“这倒不至于,”说到这些事情上方世镜还是清醒的很,“而且你哪来的时间,今年的数据统计做到第几场了?”

“第11场。”

“慢了点啊,有问题?”

喻文州点点头:“有几个起始数据录错了,之前好几场都重新算了一遍。不过之后应该没什么,很快就能结束了。”

方世镜摆了摆手:“这种事情,谁录错的直接找谁重做就行,以后你事情多,别在这些上浪费时间。”

这话他说的很是自然,喻文州答应了一声,却总觉得哪里有点别扭。

两人又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便暂时各忙各的,哪知过了一会方世镜自己从电脑桌前站了起来,晃晃悠悠拿了瓶冰水自己坐到了沙发上,

“你忙你的……”他揉着额头说,“有点上头,看着屏幕晕,坐一会就好了。”

喻文州答应了一声,继续做自己的事情,遇上问题还是照旧顺口就问,方世镜倒是答的都很利落,看来晕归晕,误事倒远不至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手里的冰水也慢慢变成了常温。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见的只是显示器荧光映衬下喻文州的背影,方世镜看着他敏锐地捕捉着比赛中的每一个重点,熟练地添加着需要注意的时间点,不住地切换镜头,配合反复拖动进度条查看细节,然后在每个时间点都写上简练的注解,其间不时地查阅着已知的对方装备数据以及荣耀官方给出的技能资料,一切都驾轻就熟,水到渠成。

没错。

这个决定没错。

看着喻文州的背影,方世镜忍不住为刚才俱乐部方面在席间给出的肯定答复感到欣慰——即使上层不接受这个提议,他也完全能理解原因,但经过了许久的等待后,他们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也是某种意义上魏琛的眼光,采纳了这个大胆的建议。

这份珍贵的信任,有一天必将获得酬答。

“喻文州,”他忽然开口问道,“你现在手上都有哪些活?”

“不多,”听他问的正式,喻文州停了手转过身来说,“数据统计下周二肯定能完,还有几套新训练要定投放强度和时间……但这个我做不了准,得和黄少天他们一起过几遍。”他说着对方世镜点了点头,“方队,下周五前都能有结果,您别担心。”

方世镜一愣,笑了:“没,我不担心,”说着又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都这会了还担心,我以后不得活活惦记死…”

喻文州没听清后半句:“……嗯?”

“咳,”方世镜清清嗓子,从沙发上坐起来,对喻文州说:“没事,事情不多就好,不要紧的就先放一放吧,下周开会之前,你先准备一件事。”

“好的,您说。”喻文州说着,偷空拧过身去想将做了一半的视频保存一下。

“自己的材料收拾好,档案我帮你拿,周五上午和我去一趟俱乐部把书面的东西签了,准备接任蓝雨队长的职务。”

喻文州的手悬停在了键盘上。

 

方世镜并没有听到任何回答,而他也似乎早就猜到这个反应似的,只是自顾自继续往下说:“今天上面的答复可算下来了,俱乐部方面采纳了我们的建议,表示会全力支持你作为队长的一切工作。”

喻文州还是没有回应。

他的动作随着方世镜的话暂停了片刻,静默在房间里持续了几秒之后,键盘如约发出了轻微的咔嗒声。

喻文州将本就准备进行的保存命令继续了下去。页面上的任务他一个个依次进行了保存,最后鼠标滑动,将画面切回了桌面,桌面的背景是队内统一的蓝雨LOGO。

做完了这些他利落地转过了身,问道:“您说真的?为什么?”

表情还算平静,问的也很坦诚,但眉头还是不由自主地蹙起来了一点儿。

“这可就不像你了,”方世镜说,“如果你总是这么想问题,那今天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不是,方队,这件事……我想知道原因。”喻文州又想了想,还是坚持说道,“论经验队里的前辈肯定更丰富,训练营里,我的同伴们也都很棒,少天…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俱乐部更是花了很大精力去打造,我觉得他一定会是个出色的队长。”

这不是个明智的问题,但他还是问了,“所以,为什么是我呢?”

方世镜兴致勃勃地看了他一眼: “这话说的,为什么不能是你?你觉得自己没这个实力吗?”

“……”

无法反驳,喻文州从来不怀疑自己的能力,但他也从来没想过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

似乎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方世镜轻轻嗤了一声:“可别想多了,蓝雨又不是搞慈善的,决定了是你,当然只是因为你最合适。没错,其他人当然也能带领着队伍从山脚登上顶峰,但你啊,喻文州,”

他语调漫不经心,但是目光灼灼。

“你还知道怎么从泥淖里爬出来,走到山脚下。”

 

就好像是周身围绕着的微小静电和偶尔溅起地些许火花,在一瞬间都全部消弭在了空气中。

喻文州忽然觉得自己特别的幸运。

想说谢谢,但这种偌大的喜悦之下,谢谢也轻得发飘,结果到底还是没能出口。

“好的,”最后他转过身,面对着屏幕上干净的桌面这么说,“我去准备。”

 

方世镜如释重负地往沙发上一靠。

这小子可真够难搞的啊,他看着天花板想,魏琛输的不冤枉。

匀称有力的键盘声又渐渐响了起来,在这轻轻的咔嗒声中,闻着这间办公室已经挥之不去的烟味,他忽然前所未有地意识到,这是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周了。

方世镜有时候觉得,他们这一批人实在有点贪心——不仅想要冠军,还想要自己建立起的这支队伍,这个名字,能在荣耀之路上走的更久更远。夺冠固然重要,但如果让这些家伙们在一冠之后就给自己和队伍画上句号,保管没一个人乐意。

因为荣耀是那么有趣。

许多年后,各种技术、技巧、战术和装备都会进化成什么样子,站在今天的他们无比好奇,却也无从得知,唯一所能为此做的,只是尽力保证自己的队伍在那个一切都不一样了的时代里,仍然在场,仍然在代表荣耀最尖端实力的梯队里,探求着这令人心醉的秘密。

只有勇于攀爬高峰,也不惮面对泥泞的队伍,才能做到这一点。

方世镜从此刻才终于确信,以后的蓝雨就是这样一支队伍。

 

老流氓一个,可好萝卜偏偏还都让他拱着了。

他看着天花板,愤愤不平地想着,露出了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笑容。

 

 

周五的时候,阶梯教室里坐满了人。

对大多数来说,这只是个普通的周五,即将结束的也仅仅的一周的工作而已,但对其中极少的一部分人来说却不是这样。

 

“最后一件事,应该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方世镜把本子合起来,显然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再多做考虑。

“我退役后接任队长的人选,在参考了多方意见后——我想在这里说一下,尤其是魏队长的意见——俱乐部方面已经有了决定。”

四下里马上响起了一片私语声,大部分人望向了坐在第三排中间的黄少天,方世镜特意的指明让这个猜测更加顺理成章,毕竟魏琛对他的着意栽培尽人皆知。

但黄少天神色却很是平常,甚至还略带严肃。

他目光灼灼地望着方世镜,表情说不上是期待还是其他什么。

 

“和大家的猜测一样,新队长将会是战队新血液里面的一位,现在请我叫到名字的同学站起来一下。”

他举起手,象征性地向下面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喻文州同学,不,现在是喻文州队长了。”

 

小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喻文州长身而起。

“谢谢方队,也谢谢大家,”他好像并没有比其他人多一点的意外,“这是我的荣耀。”

说完他轻轻鞠了一躬。

 

全场寂静。

获得职业选手资格之后,大多数人对他的实力已经有了普遍的认可,但是,主流态度依然只是他会成为团队赛里一个让战术多一个选择的第六人,乐观一点的也不过认为他以后会是战队的一支奇兵。

甚至没人提起过主力两字。

但现在,越过了重要,越过了主力,甚至越过了王牌,这个一路磕磕绊绊似乎无甚光彩的年轻人,直接到达的,是队长。

几乎没有人觉得不意外。

而就在此时,前排某处忽然响起了一个孤单的掌声。

 

“队长。”

说话的人站起来,鼓着掌转向后排的喻文州,他提高了声音喊这两个字,嗓音带着一点锐气。

“加油,队长。”

黄少天。

 

这单调的掌声一直持续到有人跟着鼓起掌来,最先是方世镜,然后稀稀拉拉的掌声渐渐饱满,开始有人零零星星跟着喊“加油,喻队长,加油,蓝雨”。

而最后排的喻文州一直安静而挺拔地站立着,面向着队徽的方向。

这个蓝色的标志和先前某个充满意外的晚上一样,灼灼地映刻进他的瞳仁里。




【TBC】

 
评论(15)
热度(204)
© 长短行 | Powered by LOFTER